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雄安新區

雄安新區如何延續深圳、浦東奇蹟?

劉勝軍:雄安新區目前還是一張白紙,只要從改革之處落筆,發揮當年深圳、浦東那樣的改革效應,美好未來可期。

河北雄安新區橫空出世,引爆中國輿論場,資本市場也掀起概念股連續漲停潮。雄安何以被視為「千年大計」?能否真的成為改革開放史上繼深圳、浦東之後的第三個歷史坐標?

「千年大計」指什麼?

鑒於改革開放迄今只有30多年歷史,「千年」無疑是一個極具歷史感的時間長度。雄安新區出台如此「霸氣」,究竟指向何方?

先看北京的歷史。北京作為「大一統中國」的首都始於元朝,1276年被元世祖忽必烈確立為「元大都」。1368年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定都應天府,即今天的南京。 1421年明成祖朱棣遷都至北京,此後明朝、清朝均以北京為都城。因此,算起來,北京擔當「中國」都城的歷史迄今已近「千年」。

儘管歷史輝煌,如今的京城卻是百病纏身:2015年工作日平均每天堵車約3個小時,遠超紐約、東京等國際都市;2016年北京PM2.5年均濃度為73微克/立方米,超過國家標準109%;2016年北京商品住宅成交均價為3.47萬元/平方米,較2015年上漲了17.2%。北京房價收入比超過30倍,學區房價格甚至達到令人咋舌的20萬/平方米……生活在這樣的都城,談幸福感實在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北京作為中國的首都,從歷史、文化傳承和現實來看,遷都都無必要和可能。給定這一限制條件,「千年都城」北京如何尋求作為首都的「可持續性」,的確是「千年大計」。

深圳與浦東的奇蹟

深圳在很短時間內從一個小漁村變為中國的一線城市,的確給人以時空穿越的恍惚感;浦東從「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的鄉下變成全球矚目的國際金融中心,同樣是刷新人的想象力。理解是哪些因素成就了深圳和浦東奇蹟,對於建設好「雄安新區」至關重要。

深圳的崛起,源於其巨大的勢能。儘管深圳發軔於一個漁村,但彼時的中國尚處於「閉關」狀態,境內境外落差巨大:1978年習仲勛臨危受命出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令他困惑的是,一曲《社會主義好》響遍神州大地,但廣東卻有那麼多人冒着生命危險出逃香港。

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不難理解,深圳特區成為巨大經濟體面向境外的唯一一個窗口,所裹挾的是全國的能量。一是創業的激情。深圳特區最大的優勢是創業自由,吸引了中國最具冒險精神的企業家,任正非、馬明哲、王石是最典型的代表,這是一場類似於美國「西部淘金熱」的歷史性事件。直到今天,深圳仍然是中國最具創新和活力的城市。二是外資的湧入。資本逐利而動,在外商看來,彼時的中國是無比巨大的處女地,商機無限,而毗鄰香港的區位優勢,賦予了深圳吸引外資的巨大便利。因此,深圳是得天獨厚的,所以海南、廈門等後來的經濟特區,都難以取得深圳那樣的飛躍式發展。

如果說深圳是第一輪改革開放的標誌,那麼浦東則是第二輪改革開放的聚焦點。第一輪改革是「摸着石頭過河」,主要是在思想解放驅動下自下而上的基層創新。1990年浦東開發開放之後不久,鄧小平「南巡」,隨即1993年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頂層設計」,改革步入方向更加明確、更加系統化和深入的新時期。由於市場經濟改革方向的明晰,外資特別是歐美跨國公司開始大規模湧入中國。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