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剃刀邊緣

清明後的造句

老愚:幼年的我對蘇聯有美好想象,讀了《古拉格群島》才明白,心中的蘇聯只是幻象,是當局製造的革命致幻劑。

【共享單車】共享單車在這個乾燥的春天紛飛:使用者肆意侵入本屬行人和閑人的領地,即使在馬路上,也是一副廣闊天地任我逍遙的架勢,偷竊、損壞、胡亂停放……不誇張地說,資本驅使的瘋狂的互聯網創新,正在製造一場可怕的生活災難。他們的騎姿、對胯下便利物拿捏的姿式,以及騎行的方式,無時不在提醒我們:再美妙的事物,只要落入一個個人性畸變的國民手中,後果註定不會那麼美好。

【咥】飯時,關中人的見面語是:“你咥了沒有?”意為“你吃飯了沒有”。自從聽了城裡人天籟般的普通話後,我就不屑於那麼說了,覺得鄉人用詞太土。其實,“咥”的意思是嚙咬吞噬,透出一股狠勁和痛快勁兒,傳達出食者進食的生動狀態;而吃,說明詞而已,只表明在平靜地消化食物。《易經》第十卦履卦曰:“履虎尾,不咥人,亨。”讀到此處,咥字似乎有了味道,今後可以自信滿滿地吐出這個很有來歷的土字了。

【心軟】某單位老大自稱心軟、不害人,善待每一個人。其治下老實人唯唯諾諾、小人橫行無忌。輕扣其門的多為阿諛之徒,入則媚語紛飛,歡聲雷動,令人作魚水和諧想。老愚曰:此公貌似以善心公平待人,豈不知自己對小人更善良一些,那額外一點點善良,才是讓其恃寵妄為的定心丸;而對諂媚者的仁慈,正是對良善者的殘忍。孟子叱責那些民飢而飼獸的不義之君為率獸食人,此公縱奸佞以虐正直,實乃一丘之貉矣!舉國諾諾低眉,而以善人、明君自居之國王,皆可作如是觀。

【人性】《女兒亞妮》一書里有作者何守先的自白,出身富貴之家的他,早年棄家投共,後成為受中共重用的革命幹部。他因為遵守對組織的承諾——與剝削階級家庭劃清界限,不得不忍心掐斷了與父母的聯繫。大飢荒年月,老父親上門求助,他從衣兜里搜出幾斤糧票和鈔票草草打發;母親病危,託人帶話想見兒子一面,他狠心拒絕了。自此與親生父母陰陽兩隔,懊悔到生命最後一刻。標榜神聖救人於水火的革命竟能讓自己喪失人性到如此地步,這是無數忠誠的革命者步入

晚境才幡然醒悟到的。

【化妝師】幼年,身處關中農村的我,是通過閱讀《在人間》《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卓婭和舒拉的故事》等禁書認識蘇聯的,那個遙遠的國度給予貧瘠少年美好的想象,我以為那塊土地上生長着成千上萬的英雄人物,人們生活在一種崇高、友愛的氛圍里,過着特別有意義的人生。後來,讀了《古拉格群島》才明白,心中的蘇聯只是幻象,是當局製造的革命致幻劑,真實的蘇聯就是人的地獄,官僚特權階層的天堂。後來,也終於明白,自己身處的國度正是蘇聯強力塑造的革命之果,社會制度相若。

我們無緣去那片神奇的土地,親臨其境的靈魂工程師們又給了讀者什麼呢?手頭有一本巴金的《友誼集》,這是出版於1959年9月的蘇聯觀感,作者在代序里寫道:“第一次走進蘇聯國境的人也不會感覺到陌生,他們好像回到了故鄉一樣,不僅因為蘇聯人對待自己像對待朋友像對待自己的兄弟,而且因為在蘇聯他們找到一個和平幸福、充滿朝氣、豐富多彩、變化萬千的生活環境。他們的夢想在這個國家裡變成了現實,他們的個人感情融化在那麼普遍、那麼自然、那麼深厚的‘同志愛’裡面。每一個來到蘇聯的客人都有一種特殊的幸福的感覺,就像一滴水放進海洋里一樣。”巴金慣有的熱情的筆端,傾瀉出連綿不絕的純真感情,在中蘇友好的格式化下,誰能不被感動呢?作者緊接着議論道:“尤其使我感動的是,在社會主義的蘇聯我無處不看到:嚴肅的工作,負責的態度和獻身的精神。全國的力量都放在和平的建設事業上面,全體人民踏着整齊的步伐,萬眾一心地向共產主義大步前進。……這個景象叫人多麼興奮!”

信這樣的文字,你腦子裡就多了一個臆想的神話,以此做標杆,對追隨蘇聯的毛氏路線,你除了讚美別的什麼也不會;對讓你交出自由和權利的組織,你也只有乖乖服從。不讀這樣近乎諂媚的化妝文字,我們便無法真正理解巴金晚年的覺悟。

(註:作者專欄文集《暮色四合》已經出版,敬請關注。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責編郵箱bo.liu@ftchinese.com)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