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當家鄉變成「首都副中心」:一名安新人的獨白

我的家鄉安新縣恰好位於「雄安新區」規劃範圍內。看著朋友圈裡快速傳播的各種小道消息,其實我們本地人知道,炒房的機會早已不存在。

2017年4月1日下午6點50分,正在北京南五環外104國道上騎行的我,突然收到高中同學轉發的一條微信:故鄉安新變成了「首都副中心」,比肩浦東和深圳。

離鄉13載,在首都打拚多年的我,竟有些心跳加速,腦袋發懵——謠言是真的!這位同學最近一直在找我諮詢,他本打算在保定或安新縣城買一套改善性住房。

趁等紅綠燈的間隙,我停下來點開鏈接,了解到「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囊括了安新、雄縣和容城的大片土地。對此,我既欣喜又惶恐。喜的是故鄉好事將近,怕的是故鄉無處再尋。

我無法代表生活在這裡的125萬人,但僅從個人角度出發,實在看不出這三縣在全國2850個縣市中有何特別之處。我相信,在發布設立雄安新區的消息前,全國沒有幾個人知道這三縣。

我們這裡唯一知名度較高的名片,是華北平原上最大的淡水湖泊白洋澱,由於其正常水深不足7米,港汊交錯,才被稱為「澱」,而不是「湖」。白洋澱又被稱為「華北之腎」,生態承載能力強,或許這才是讓中央決定在安新設置「雄安新區」的最大優勢。

不過,白洋澱地區的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情況,其實也比較嚴重。自上世紀90年代起,受雨水和上游水量減少的影響,白洋澱持續進入枯水期,相當部分的澱區出現乾涸。此後,澱內就跑起了拖拉機,乾涸濕地被大量開墾為農田,犁起的蘆葦根在長堤上堆得如城牆一般。加上來自上游的污水和垃圾排入影響,白洋澱的水質污染嚴重。近年來,雖有上游水庫注入及跨流域調水補給白洋澱,白洋澱水位有所回升,但澱區面積仍有待進一步恢復,水污染治理也亟待加強。

生活在北京的我,並不對新區的空氣質量有更高期待。幾十年來,當地有色金屬加工業、製鞋業和羽絨加工業的發展,帶來了嚴重的空氣污染和固體廢棄物污染。僅從PM2.5來看,安新縣的空氣污染指數一直高於同期的北京城區。

我特別希望,當雄安新區崛起之後,這裡的生態環境能得到極大改善。

或許,除自然環境因素外,這裡能成為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集中承接地的原因,還在於這三縣實在不起眼,相對開發程度較低,且位於京津冀腹地,距離兩大城市都交通便利。

事實上,關於白洋澱幾個縣市的行政規劃調整,傳言已久。記憶中,北京提出要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後不久,在安新的親友即告訴我說,中關村要搬到白洋澱來、北京大學也要搬到白洋澱來。當時我聽後,覺得這幫鄉民真是閉塞無知。北京這些高科技企業和全國知名的高等院校,怎麼可能搬遷到一個沒有任何基礎的鄉僻小鎮?況且,對於這些機構來說,技術人員和教職員工是最核心的,這些人如何肯放棄北京優渥的生活條件和權益福利,到河北的一個五六線鄉鎮來呢?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本以為傳言會漸漸消散,卻沒想到它因為安新縣城房價的大幅上漲,而變得更加有模有樣了。面對謠言,大家都願意相信真金白銀砸出來的真實感。

據我在安新當地工作的高中同學回憶,自2015年秋冬以來,要成立「白洋澱市」的傳言便甚囂塵上,據稱還將由中央直轄。彼時,安新房價尚在每平米3000元左右;而僅過了一年多時間,安新縣城今年初的房價就已經漲到了萬元水平。此時,安新縣城30公里外的地級市保定,那裡的房價為每平米15000元左右;作為河北經濟重鎮的唐山,其房價也只是在不久前才衝破萬元。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