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移民

美國華裔教授一封信引發的軒然大波

阮學勤:吳華揚探討了新華人移民和老一代亞裔美國人在理念上的嚴重分歧。看完這封信,我的心情既驚訝又複雜。

最近,知名美籍華裔教授吳華揚(Frank H. Wu)在自由派媒體《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上發表了一篇文章, 題目是:《關於新移民——給美國亞裔活動家的一封私信》。

吳先生着重討論了中國來美國的新移民和老一代亞裔美國人在理念上的嚴重分歧。關於這個問題他一直猶豫要不要說出來,但他發現,「消極等待只會讓事情更糟」。

吳華揚教授是美國著名的社會活動人士,長期為亞裔在美國追求平等權利而發聲。他是公認的華人精英,擔任美國加州大學黑斯汀法學院教授, 同時也是美國非盈利組織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的會長,馬友友、貝聿銘、駱家輝等都是百人會的成員。

吳先生說,新的亞裔、「特別是來自中國的移民」,彷彿一夜之間從美國的各個角落冒了出來,從南加州的郊區,到舊金山西邊的各條「大道」、硅谷、東海岸,還有一些以前從未有過亞洲人面孔的社區,無處不在。

「每當我遇到他們,聽到的都是抱怨。他們很沮喪。」 吳先生說,新移民對已融入美國社會的亞裔美國人感到很憤怒。

他說:「我們無法代表他們。我們對他們毫無同情。我們背叛了他們。」

吳先生不愧為寫專欄的老手,語不驚人死不休。他痛陳新中國移民各種不入流的壞毛病,說那些「剛剛下船的人」在老華僑們眼裡千篇一律的形象是:「珠光寶氣、不排隊、摳鼻子、隨地吐痰、開車不守規矩、被動惡意攻擊,還有,希望他們至少不吃狗肉。」

不僅如此,吳先生髮現新移民在許多問題上和本土亞裔美國人的理念截然不同:「從高等教育多元化,到『非法』移民、同性戀權利、警察暴力、體罰、死刑等問題,不管你在組織什麼抗議活動,他們毫無例外地站在你的對立面。即使在環境問題上,他們也擔心對魚翅或某種瀕危物種的保護會影響到自己對山珍海味的熱愛。」

「他們冥頑不化,對民主毫不在意。還覺得自己比別的膚色的人更優越。」

另一方面,新華裔移民又覺得老亞裔們「高高在上」,對「新來的鄉下親戚」流露出優越感。

在用異常強烈的對比傾訴完這些分歧之後,吳先生回到正題,轉而勸說對新移民反感的老華僑們拋開成見。他對長期為亞裔美國人爭取權利的活動家朋友們說: 「我懇求你們帶着尊重接觸他們,傾聽他們,並試着勸說他們。」

他舉了兩個理由為什麼要這樣呼籲:一是,既然活動家們已經說出口要建立同盟,如果言行不一,就顯得很偽君子。第二個理由則是「策略性的」。因為新移民源源不斷地進來,「如果我們不能把他們爭取過來,他們最終會在人數上戰勝我們,使我們在政治上變得微不足道。」

理解和不安

看完這篇文章,我的心情既驚訝又複雜。我一方面贊同吳先生指出的很多國人的劣根性,也對這次美國大選中特朗普的種族歧視言論和排外態度得到很多華裔粉絲的狂熱追捧感到不解。但是另一方面,吳先生不自覺間流露的心態也讓我感到不安。

我非常理解吳先生提到的國人常見的通病。

比如,一些中國人開車惡習多多,夜間開車打遠光燈,開長途長時間佔據快車道,霸着路不讓別人超車等。多數美國人開車比較禮讓,在超車後會自覺換到慢車道,以方便其他車通過,開遠光燈的很少。再比如很多中國的暴發戶,喜歡炫耀名牌和財富。凡此種種,就連很多中國人都不喜歡的行為,美國長大的吳先生覺得難以接受,完全可以理解。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