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融市場

用大數據技術挖掘投資信息

桑希爾:大數據革命,加上機器學習技術和超級計算能力運用,正在產生可讓投資者擁有合法優勢的全新一類信息。

在金融市場賺錢的最簡單的方法之一是,搶在其他所有人之前憑藉價格敏感信息交易。一則逸聞說,1815年,內森•梅耶•羅斯柴爾德(Nathan Mayer Rothschild)由於在其他投資者之前得知了滑鐵盧戰役的結果,在政府債券市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如今憑藉內幕消息交易往往會導致牢獄之災。但大數據革命,加上機器學習技術和超級計算能力的運用,正在產生可以讓投資者擁有合法優勢的全新一類信息。

多倫多數據公司Quandl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塔默•卡邁勒(Tammer Kamel)表示:「我們正在經曆數據爆炸的時代。每個人、每台機器以及每台計算機都在創造數據。直接或間接鑲嵌在所有這些數據上的是含金量極高的金塊。」

最近,一群數據科學家、投資者和人工智能專家在倫敦舉行的《新聞周刊》(Newsweek)會議上討論這種信息革命,卡邁勒就是其中之一。他們的結論是,我們即將迎來一個引人入勝的新時代,在這個時代我們可以溯源、收集和分析龐雜的非傳統市場相關信息。

首先,技術進步創造了新的可獲取的數據來源,比如衛星影像。Orbital Insight公司活躍在這個領域,該公司解釋稱,現在有可能使用衛星搜尋世界各地,獲得近乎實時的有用情報。

例如,Orbital開發出神經網絡找到了中國的2001個儲油罐,而之前發現的儲油罐只有500個。通過測量這些油罐投射的陰影長度就能夠定期估計石油消費模式。

同樣可以利用衛星影像來記錄美國商店外的停車位的使用情況,從而可以很好地估計客流量。或者還可以生成熱量地圖來估計全世界的作物產量。

其次,投資者可以從作為公司正常業務副產品的「廢棄」數據中獲得新見解。例如,保險公司記錄它們為新購的每輛汽車開出的保單。汽車品牌的購買細目對那些保險公司可能沒什麼大用,但它對想要獲取官方行業銷售數字的投資者來說卻非常珍貴。

第三,投資者可以通過對社交媒體和公共信息板的情緒分析來了解客戶對公司的觀感。客戶不滿度飆升是非常強烈的賣出信號。

第四,將似乎毫不相關的數據以過去無法想象的速度和規模糅合在一起,就有可能獲得新的見解。人們可以發現之前未被發現的新的關聯。

當然,數據好用與否取決於它是怎麼用的。數據來源激增將會要求基金公司獲取不同技巧並調整投資流程。

但Point72 Asset Management的首席市場情報官馬修•格拉內德(Matthew Granade)表示,新的專有數據集已經在改變投資遊戲。Point72由投資者史蒂文•科恩(Steven Cohen)執掌。格拉內德表示:「我們在人們的每一次點擊、發帖和搜索中看到數據來源。你往往可以通過外部數據而非內部數據更好地了解公司。」

然而,這種信息革命引發了一些棘手問題。首先是監管機構該以多大力度審查當前的進展。

卡邁勒指出,數據公司只不過是在開展「創新研究」。

但設想出專屬數據相當於準內部信息的情景並不難。

更為廣泛的問題是,事實將會證明這些數據集到底有多大價值?從外部來看,這很難說得清。數據提供商自然會熱衷於鼓吹各種可能性。但基金公司可能對現實守口如瓶,要麼是因為它們無意中發現了秘密的數據金礦,要麼是因為它們遭遇了慘敗。

數據好壞取決於解讀它的人。正如對沖基金溫頓資本(Winton Capital)的首席科技顧問大衛•漢德(David Hand)所說:「技術進步速度超過人們學習的速度。」

譯者/鄒策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