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博鰲論壇

音樂人汪峰的博鰲吶喊

汪峰認為,中國音樂行業在倒退,音樂不是有才華能付出就有回報。喜歡問別人夢想是什麼的他,拿自己對音樂行業的夢想創了業。

汪峰自己也承認,如果沒有創辦音樂產品「碎樂」,他作為一個音樂人參加博鰲論壇的機會可能不大。我不是汪峰的歌迷,喜愛他的一些歌,也對另外一些無感,但卻贊同他常問「你的夢想是什麼」背後的邏輯。

「音樂行業在倒退」

「現在這個時代的音樂和過去真的不一樣了。」汪峰迴憶起18歲時聽到一盤喜歡的專輯,立即把這盤磁帶買回家,熱淚盈眶地從第一秒鐘聽到結束,覺得特別興奮,特別幸福。「我身邊很多喜歡音樂的人都是這個狀態。但在現在這個時代絕對沒有可能。」

在中國99%的行業走向新時代的時候,汪峰認為音樂行業可能還處在80年代甚至更加悲慘的境地。1997年出第一張專輯的時候,他和整個樂隊演出的收入是2萬元,第一張專輯包括錄製的收入是10萬,這在彼時已經是天文數字。「但是現在,一個默默無聞的熱愛音樂的人想要發表自己的作品,很多時候還要自己掏錢獲得關注度。」

汪峰拋出一個數據,中國電影行業去年收穫400多億元,音樂行業是90多億,小龍蝦則是1500億。最個別的情況下,團購、促銷等一系列活動下來,一張電影票最便宜可能是15到18元,正常情況則是幾十元甚至上百元。但是一首歌永遠不會超過3塊錢,歌曲已經是世界上單體價格最低的商品之一了。「但是為什麼在中國,它永遠是人們最少付費購買的商品?」

更何況,購買一首歌曲可以反覆無數次聽,一張電影票只能看一次電影。

「音樂不是有才華能付出就有回報」

「碎樂」APP是汪峰新近創始的一個音樂產品,名字源於「碎片化時代的音樂」。人們多年前反覆聽一盤磁帶或CD的專註不再,如今的音樂被分散到生活的零碎時間裡,無數歌曲被快進,或切換到「下一曲」。

碎片音樂的背後,還有更多或明或暗的問題。汪峰說他羨慕電影行業,能夠親身經歷作為開創者最好的時光,也就是現在。他不無感慨地說在電影行業,只要有才華能付出就有回報(一旁的華誼兄弟CEO 王中磊未置可否),音樂卻不是。「我一直覺得很慚愧,雖然我取得的所有成就都是通過努力,沒有投機取巧,但現實卻是,音樂行業幾乎所有的產值和利潤都流向了頭部一小部分音樂公司和藝人,剩下數量龐大的努力的音樂人並無法得到與付出相應的回報。當他們想為一個大目標努力時,卻可能一點希望都沒有,因為連應有的收入都拿不到。我曾經就是我現在願意去幫助的這些音樂人中的一員,我太知道他們的心理和所屬的環境。但是光從『我來幫助你』這個角度還不夠,因為幫可以一次兩次十次,卻幫不了十年。每個人的能力有限,所以必須找到一個方式解決核心的問題,對我來講,就是能夠找到一個商業模式,讓音樂作品本身的價值直接從創作者到用戶。」

汪峰說,創辦「碎樂」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希望盡最大的努力和可能,創造一個能夠讓年輕人喜愛並主動融入進去的模式。在這個平台上,發表作品可以直接拿到收入。

汪峰舉例解釋「碎樂」的模式。當一首作品在「碎樂」發表後,用戶購買作品的錢,50%會立即進入歌手的帳戶,剩下的50%,20%進入唱片公司,也就是版權方,最後詞曲作者各得15%。「這個模式,我思考了兩年。」

汪峰不是個新晉「創客」,本次他還帶着更早一點創立的品牌——FIIL耳機,來到博鰲。他曾在耳機的發布會上說,這款耳機是他音樂生涯的「終極寄託」,之後有測評人詬病這「終極寄託」未免太初級。那麼這一次,承載他美好希冀的「碎樂」會更接近他的夢想嗎? 在並不明媚的音樂行業,這一次嘗試能夠帶來多少光芒?

(作者郵箱:haolin.liu@ftchine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