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樂尚街

中國藏家的「聚變」與「裂變」

方翔:當下的藝術品拍賣市場,千萬上億的「大貨」不乏擁躉,中低端藝術品則流標嚴重。藏家心態有待成熟。

北京時間2017年3月16日清晨,紐約佳士得呈獻藤田美術館珍藏之中國藝術品31件最終斬獲2.6億美金。其中,陳容的《六龍圖》以4896.75萬美金的天價成交,此作在乾隆帝的《石渠寶笈續編》中被評為水準極高的重要作品。商周青銅禮器更是一鳴驚人,其中青銅饕餮紋方尊以3720.75萬美金成交,青銅饕餮紋方罍以3384.75萬美金成交,足證藤田家族在藝術收藏領域之翹楚地位。

究竟是誰買了這些藝術珍品呢?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劉益謙。但是隨後劉益謙在微信上表示,「買到了東西在手,買不到錢在口袋,平常心看待,真希望有一天能在龍美術館展出這四件書畫。」而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魏蔚則在下面留言,「說不定哪天佳士得可以助龍美術館實現夢想。」

事實上,從有關管道獲得訊息,龍美術館西岸館將於4月29日至8月27日呈現「永樂大帝的世界:御制唐卡暨永宣文物特展」。朱見深的世界:一位中國皇帝的一生及其時代-成化鬥彩雞缸杯特展則將在重慶館舉行。這兩年劉益謙不僅在拍賣市場上屢有驚人之舉,更為重要的還是其在龍美術館特展上的一系列謀篇佈局,像「盛清的世界——康雍乾宮廷藝術大展」、「敏行與迪哲--宋元書畫私藏特展」等,不僅展示了自己的收藏,更是聚集了一大批知名中國藏家的珍品,通過精心的策展而呈現出獨特的面貌。

2016年,寶龍以1.955億元拍下齊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冊頁》,2016年秋拍誕生的全年最貴拍品《五王醉歸圖卷》則以3.036億元被蘇寧集團拍下,三胞集團也以1.725億元拍得吳鎮《山窗聽雨圖》,刷新吳鎮個人拍賣成交紀錄。早在2013年,寶龍集團就以1.288億元拿下黃胄《歡騰的草原》。同年,萬達集團在紐約佳士得以1.72億元競得畢加索名作《兩個小孩》。

買下《五王醉歸圖卷》的蘇寧集團張桂平對中國傳統文化情有獨鍾。在創業初期,張桂平即著手藝術品收藏,成為中國傳統書畫收藏的「潛水者」,直到近兩年才浮出水面,成為媒體關注的重點。在經過30餘年的收藏之後,張桂平先生的藏品體系已經日趨完整。其所創建的蘇寧博物館更是收藏了重要的中國藝術品,這些年來從拍賣市場上高價競得的拍品,在進一步豐富了館藏的同時,也以重要藏品奠定了蘇寧美術館「高大上」的基調。

在業內人士看來,現在的藝術品拍賣市場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二八分化」格局,像藤田美術館這樣級別的收藏出現在拍賣市場上,出現高價是在情理之中。但這並沒有拉動整個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的整體行情。對於許多新入這個行當的藏家來說,首先想到的就是「大貨」,除了因為這些藝術品本身在業內的知名度就非常高,更為重要的是還能在整個社會上產生非常大的影響。因而現在是千萬級,甚至上億元的中國藝術品不乏擁躉,甚至還會出現許多新鮮面孔,但是百萬,甚至更低的十萬級別的中國藝術品往往是流標非常嚴重,即使成交了,還不如前兩年的價格。藏家的「裂變」應該引起整個市場的關注。

從「裂變」到「聚變」,應該成為中國藝術品市場發展的一個過程。在目前的藝術市場上,如果不是系統化的收藏,只能成為了擁有者,而不是能成為真正的收藏者。藤田是一個靠賣醬油起家的生意人。但是隨著日本現代化進程,涉足投資報紙、電廠和鐵路等業務,事業上風生水起給了藤田足夠的資本收藏精品。在此次佳士得拍賣之前,藤田家族只是期望能有三、四個億來維修博物館,而如今一下多出了十多個億。由此可見,藝術品收藏並不是僅僅靠一兩件天價藝術品來撐門面,更需要的是持之以恆的不懈追求,並進而形成自己的特色,這或許最值得才是收藏的較高境界。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