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中國重啟科技大國抱負

中國認識到科技競爭力將是奠定超級大國地位的重要支柱,因此對外加緊投資引援,對內著手重構產業政策。

中國力爭成為全球高科技超級大國的努力居然以蒂姆•伯恩斯(Tim Byrnes,下圖)為標誌性人物,讓人有些意外。別的不說,他是澳大利亞人。然而,這位原本在紐約從事研究崗位的39歲量子物理學家調職到上海的決定,在某種程度上說明了中國為扭轉世界秩序下了多大功夫。

伯恩斯表示:「中國的量子物理學非常強。那裡的一流團隊放到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最好的……他們在做一些非常棒的事情。」

伯恩斯正致力於開發新的技術,他希望這些技術最終會幫助捧住該領域的「聖杯」:量子計算機。他在上海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 Shanghai)擔任物理學助理教授,這是中國在全球引進1萬名頂級人才計劃的結果。引進人才是中國打造科技實力的更宏大戰略的一部分,此外中國還通過一項名為《中國製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的計劃來重構其產業政策。數十億美元投入到研究和海外資產收購上,這讓全球競爭對手感到緊張。

Dealogic的數據顯示,僅在過去兩年里,中國就宣布了價值逾1100億美元的技術併購交易——由於中國政府在某些交易中的角色,一些人由此擔心他們國家的安全問題。訊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會長羅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在今年1月向美國國會表示,《中國製造2025》計劃是「一個不擇手段的激進戰略,包括一系列操縱市場的舉措,肆意竊取美國技術,以及通過脅迫手段使所有者出讓這些技術」。

中國當年出台了追趕美國和俄羅斯的陸軍和海軍現代化政策,政府支持的科技項目脫胎於此,如今它們傾向民用方面,以努力讓中國處於人工智慧、生物製藥和電動汽車等領域的前沿。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制定了這些支出的目標,並將科技稱為「經濟的主戰場」。本月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進一步強調了這些優先發展目標。

這項計劃如果獲得成功,可能標誌著一項重大轉變,讓中國從一個以製造山寨產品而聞名的經濟體轉變為一個引領全球步伐的經濟體。中國如今崢嶸初現。中國科技三巨頭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與騰訊(Tencent)被合稱為「BAT」(中國這三家大型互聯網集團名稱的英文首字母縮寫是BAT,在英文中是「蝙蝠」的意思,譯者注),它們強化了學自谷歌(Google)、eBay和Facebook的模式,但它們在半導體和人工智慧等領域打造國家冠軍企業的目標代表了大得多的一步。柏林智庫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去年將《中國製造2025》計劃描述為「一項綜合政治計劃的基石」,並補充稱,「從長期來看,中國希望控制全球供應鏈和生產網路中最賺錢的環節」。

習近平做出上述呼籲表明他認識到,科技競爭力與經濟實力和主權實力一樣,是任何一個現代超級大國賴以支撐其地位的三大支柱之一。讓這一任務變得更為艱巨的是,國內經濟增長放緩,以及人們擔憂,被大肆吹捧的從投資主導型經濟轉向消費主導型經濟的再平衡舉措未能令人信服。

還有一種由來已久的擔憂:對依賴海外技術的擔憂。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憑藉貿易保護主義言辭當選美國總統之後,這種擔憂有增無減。

阿特金森向國會表示:「從半導體到電子商務,習近平毫不掩飾地宣示了讓中國『掌握自有技術』的目標。」

兩年前推出的《中國製造2025》是旨在推進中國科技目標的一系列計劃之一。中國借鑒德國的「工業4.0」項目,勾勒出了讓製造業從中國聞名於世的低端勞動密集型向智慧科技時代轉型的藍圖——隨著勞動力成本上升,這種轉型更加意義重大,該計劃提議利用大數據、雲計算和機器人技術來實現工業生產的大規模自動化,目標是到2025年將中國核心基礎零部件的國產化率提高至70%——現在的國產化率在零至30%之間。

中國以前已經在個別領域這麼做了。惱於半導體進口費用比石油進口費用還高的中國,自2014年以來通過併購和國內補貼的方式投入1500億美元發展半導體業。它還向以中芯國際(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為首的國內冠軍企業大量注入資金,同時鼓勵英特爾(Intel)和高通(Qualcomm)等跨國企業在中國設立工廠。

中國的大步前進引發了一些爭議。監管機構(特別是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出於國家安全的擔憂否決了多筆中國交易。例如,去年,中國財團出價30億美元收購荷蘭集團飛利浦(Philips)美國照明業務的計劃,遭到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挫敗。在歐洲,德國晶片設備製造商愛思強(Aixtron)以6.70億歐元售予中國投資者的交易也遭到監管機構的阻撓。

多數專家預測,中國收購海外科技資產的交易未來還將面臨更嚴格的審查。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在美國和其他市場開設研發中心或小型業務分支,這可能不再是個問題。翰宇國際律師事務所(Squire Patton Boggs)上海分所管理合伙人陸大安(Dan Roules)表示,這些設立在當地的分支可能被用作收購管道,讓國家安全的理由不再站得住腳。

魯爾斯表示:「如果在美國開展了多年業務的外資公司現在收購了一家科技公司,我不確定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多嚴格地進行審核,也不知道人們會多擔憂。」他補充稱,中國企業的經營是有長遠眼光的。

如果半導體代表著中國在塑造科技行業格局方面的最大膽舉措的話,那麼政府的影響力在其他私營行業也有跡可尋。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和騰訊(Tencent)都在海外上市,總市值可達6000億美元左右。它們一直在與政府合作開展一些項目。

去年,負責制定經濟和社會戰略的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NDRC)宣布,作為《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一部分,中國將建設19個國家級數據實驗室,多數位於大學。阿里巴巴的雲業務將參與兩個實驗室的建設:第一個將研究在線數據挖掘和工業領域的雲計算處理;另一個將為大數據軟體建立平台。

「中國一直在利用全球商業和科學網路,推動技術轉讓、外國研發投資以及在海外培訓中國科學家和工程師,」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RSIS)助理教授米海爾•拉什卡(Michael Raska)表示,「這種努力背後的基本戰略成為了『自主創新』的概念:發現、消化、吸收並改造民用和軍事領域的優秀外國技術。」

品誠梅森律師事務所(Pinsent Masons)駐香港合伙人保羅•哈斯韋爾(Paul Haswell)表示,吸引伯恩斯這樣的專才到中國來「與他們在足球界所做的事情並無不同:引進足球運動員,讓他們把球技傳給中國人」。

政府支持的計劃(特別是引進高層次人才的「千人計劃」,正是該計劃把伯恩斯引入中國)旨在將一些最聰明的人從矽谷、波士頓和其他地方引進到北京或深圳等熱點城市。

「千人計劃」於10年前推出,該計劃給出的待遇是大多數跨國公司很難提供的。除了100萬元人民幣(合14.4萬美元)的一次性補助以外,引進人才的子女可按意願入學,可為其配偶安排工作。對申請人的評估基於資格和成就,但技術或智慧財產權所有者的評分最高。成功申請的候選人可以選擇在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工作。

根據坊間傳聞,該計劃促進了一些行業的發展,從基因測序到清潔能源和國家安全技術。

作為回報,這些人才的中國僱主將獲得部分專利或發明,專利或發明是中國政府衡量其進步的重要標準。伯恩斯擁有他開發的任何專利的42.5%的所有權,其他歸上海紐約大學(NYU Shanghai)所有,這是紐約大學和華東師範大學(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聯合創辦的一所大學。這個比例與他在美國獲得的一樣。

該計劃實現了意義重大的人才儲備,在此過程中吸引了一些中國科學家回國。張良傑就是這樣一個例子,當初他在知名學府清華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後去了美國。如今,他帶著40項發明專利回國,成為深圳企業軟體開發商金蝶集團(Kingdee)的首席科學家,研究人工智慧。深圳是中國的創業搖籃,是亞洲最有實力與矽谷媲美的地方。

在這些國家計劃之外,地方性計劃也大量湧現出來,特別是在深圳和杭州等科技中心。此外,還存在直接挖角的做法,這種做法在西方很常見,但在中國的歷史並不長。去年底,搜索引擎公司百度(Baidu)聘用了微軟(Microsoft)老將陸奇,讓其領銜百度人工智慧(AI)研究。「如果你不能買下那間公司,那就買下它的靈魂人物,」一位分析師開玩笑地說。

結果好壞參半。創立於30年前,旨在填補軍用和民用技術方面空白的863計劃,已取得了一些令人矚目的重大成就,包括建成了完全由中國自己製造的處理器驅動的世界上運算最快的超級計算機,並把由幹細胞製成的經3D打印而成的血管植入了恆河猴體內——這為打印供人體移植的器官帶來了希望。

但該計劃也與中國政府遠大抱負的一些陰暗面聯繫在了一起。2011年,華裔科學家黃科學(Huang Kexue)因為竊取東家美國農業綜合企業陶氏益農公司(Dow AgroSciences)的機密,被判7年監禁。他說他將訊息發送給了一些集團,其中就涉及863計劃。

中國也讓專利糾紛和侵權領域的律師忙活了起來。「智慧財產權、產品責任和商業間諜——這些都被用作競爭武器,」一名在中美兩國執業的律師說。

一名律師說,專利申請數量世界第一的華為(Huawei)、另一家電信基礎設施集團中興通訊(ZTC)以及領先的互聯網公司都在「瘋狂購買專利」。「任何一家中國公司,如果有現金,就會購買專利。」

正如併購(M&A)狂潮、補貼和全球人才招攬行動所證明的那樣,中國不缺現金。有些人覺得,其他國家就不能說這話了——別的國家的資金供給不像中國這般連綿不斷。

「美國是訊息技術、互聯網以及民用、軍事訊息革命的發源地,」情報公司Flashpoint的高級分析師約翰•科斯特洛(John Costello)不久前對國會表示,「中國崛起成為量子及相關新興技術領域的領導者,將標誌著創新中心向東方轉移。」

西方看法:傳統的創新中心恐受衝擊

中國的雄心引起了歐美的恐懼和厭惡。在歐美,曾經的技術領頭羊看到,一個不但擁有雄厚資金、而且正集中強大力量發展科技實力的國家正在衝擊他們的地位。

他們的擔心來自兩方面:他們本國的安全可能受到破壞,補貼使中國公司佔據不公平競爭優勢。想要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半導體等領域的跨國公司,經常面臨一份「浮士德契約(Faustian pact)——需要以技術轉讓換取市場準入。

1月,美國科學技術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Advisors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對本已心存懷疑的白宮表示,北京方面的政策「扭曲了市場,這種扭曲破壞創新,減少了美國的市場份額,並使美國的國家安全面臨風險」。

本月早些時候,設在北京的中國歐盟商會(EU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發布了一份詳細的報告,對《中國製造2025》計劃以及對跨國公司的潛在衝擊進行批評。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örg Wuttke)說,該計劃是不尋常的,因為它為國內外市場佔有率都確定了精確的目標。這在全球引發如下擔憂:「打了興奮劑」的中國國企會以中國製造淹沒那些利潤豐厚的領域,就如同過去20年發生在像鋼鐵等低端製造業領域的情形。

中國在一份政府工作報告中否認了上述說法,稱:在專利申請、標準制定、政府採購等方面,外資企業將享有與內資同樣的待遇,並且《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的優惠政策也將適用於外資企業。

各公司也為政府支持進行了辯護。在本月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上,百度首席執行官李彥宏表示,政府支持是「很有必要的,也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即使批評中國政策的人士也指出,封鎖出口或交易可能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Intersect 360 Research的首席執行官艾迪生•斯內爾(Addison Snell)提到了對一些處理器技術實施出口限制的例子,包括用於中國超級計算機升級的英特爾處理器。他說,在此期間,中國開發出了自己的處理器。「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的出口管制可能再也無法阻撓中國的計劃了。」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