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外派:女性晉陞的捷徑

國際經驗對任何人的職業都有益。但專家說,對試圖在男性主導的商業世界中脫穎而出的女性,海外經驗尤其有益。

對於安德里亞•哈加德-凱恩(Andrea Huggard-Caine)來說,在80年代花旗銀行(Citibank)的一筆收購交易中作為團隊一員被派往意大利,是改變人生的一件大事。

「它拓寬了我的視野,」現在經營着自己的諮詢公司的安德里亞說。她在阿根廷出生,巴西長大,並在當地一所美國學校接受教育。她說:「我來自多元文化背景,會說五種語言。但在我真正到國外生活之前,我從未從多元文化的角度來看待過這一切。」

在企業環境中,外派崗位可以成為女性僱員在職業生涯中取得突破的一個方式。在諮詢師和作者斯坦西•波丹(Stacie Berdan)在為她的《外派晉陞術》(Get Ahead by Going Abroad)採訪的對象中,超過80%的女性僱員都表示,外派崗位幫助她們爭取到更高層的職位。

在全球化經濟中,國際經驗對任何人的職業都有益。然而波丹認為,對於試圖在男性主導的商業世界中脫穎而出的女性來說,海外經驗尤其有益。

她說:「我採訪的女性表示,海外崗位使她們得以利用她們在國內沒有的機遇,藉此讓自己與眾不同。」

然而,雖然外派崗位提供了很多好處,但它們也給女性帶來特別的挑戰。這包括現實挑戰(對付不熟悉的托兒和學校系統),「拖油瓶配偶」問題,以及在一個職業女性遭到男性頑固質疑的文化中工作。

獵頭公司ManpowerGroup的全球戰略與人才事務執行副總裁瑪拉•斯旺(Mara Swan)說:「一個主要擔憂是丈夫的角色。 在某些國家,如果他們不工作並且接替了女性的角色,他們被接納的程度不如這裡。」

雖然很多國際城市和組織早已具備面向外派僱員妻子的社交機會,但直到不久以前,外派僱員丈夫的需求被忽略了。

同樣,一些國家的高管可能不願意接受女性成為企業領導者。瑪拉表示,在那種情況下:「最重要的是確立她作為決策者的角色,而這一訊息往往不得不來自最高層。這種認可是非常重要的。」

這些問題都可以被克服。在香港為博雅公共關係公司(Burson-Marsteller)工作過幾年的波丹說:「我被派往亞洲的時候還不到30歲,金髮,一開始沒有被嚴肅對待。但當你拿出業績的時候,業績是人們唯一關心的事情。」

對有些女性來說,第一關可能是爭取到外派崗位。波丹認為:「這個世界絕大多數地方都向女性開放,但很多公司不確定,視其為高風險。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人事部門不夠全球化,往往憑假設判斷。」

這或許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商界的女性外派僱員比例仍然較小。雖然在全球搬家服務公司BGRS的「2016年全球流動性趨勢調查」(2016 Global Mobility Trends Survey)中,女性外派僱員的比例創下該調查21年來的最高紀錄,但她們仍只佔總數的25%。

儘管如此,女性對外派工作的要求正在增長。專業服務公司普華永道(PwC)最近一份調查顯示,70%以上的千禧女性(出生於1980至1995年期間的女性)表示想在本國以外工作。

因此,在競爭性的勞動力市場,企業若想吸引最優秀的員工,就得準備好支持和鼓勵其女性高管到海外去工作。波丹認為,人事部門在這方面發揮着關鍵作用:他們既能對尋求外派崗位的女性所遭遇的任何阻力發起挑戰,又能對那些還沒有考慮過外派工作優勢的女性給予鼓勵。

所有外派僱員都必須拿出優異的業績——「而那是性別中立的,」波丹表示。對僱主來說,更深層面的問題是「關於如何確保這些機會向所有人開放」。

譯者/艾卜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