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教育

仇恨教育只會毀掉年輕一代

周健:仇恨教育下的孩子從小缺少安全感,對周圍的人缺乏信任,長大後往往對強者諾諾唯唯,對弱者暴戾有加。

記得自己年紀青蔥的時候,和一個韓國女留學生聊路翎的小說《窪地上的戰役》。

胖乎乎的韓國姑娘很美,唯一我不喜歡的是總塗著個藍眼袋。我還記得她憤憤不平地說:「你們和美國人跑到我們家裡打仗,我們19歲的姑娘愛上了中國的士兵,他不但拒絕我們的姑娘,還把姑娘送的襪套和繡花手帕上交。好戰士應該去衝鋒陷陣,拒絕一個弱女子的愛情,有什麼值得讚美的?」

「小說中給姑娘取的名叫金聖姬,金聖姬是三十年代漢城一個有名的妓女,你們……你們根本不了解我們,韓國是一個小國,無論經濟、軍事如何發達,都永遠不可能主導這個世界。中國是一個大國,無論今天怎樣,都有可能成為強者,韓國永遠只能是一個弱者。」

「你們用大國的心態,傷害了我們的姑娘,還說得理直氣壯?」

我沉默了。

這位韓國女孩看問題的視角很獨特,但這種追求自尊的方式,卻似乎有些不太健康。民族自尊心過強,太容易受傷害,這是包括韓國、中國在內的很多東亞國家的通病。對個體而言,這扭曲了人們的性格,對國家而言,則便於政府執行強權政治。政府會要求民眾的服從與奉獻,從而使它可以以集體的名義去為國家爭取「自尊」,而這往往伴隨著對個體利益的犧牲。

這與教育有很大的關係。事實上,任何人都有黑暗、殘暴、非人性的一面,特別是生活在高壓或無序的社會中的人,只要有合適的土壤,人性里的醜惡、兇殘就會發芽生長,結出可怕的惡果。教育本來可以抑制人性之惡,但如果教育把「敵對者」視為「異類」,鼓吹對「異類」的批判、鞭撻和迫害,且視之為理所當然、值得讚賞的豪舉,而沒有任何負罪感,這種教育就是仇恨教育。這樣的教育,極其容易產生人與人之間的暴力與殺戮,「文革」就是一例。

如果說那位韓國女孩只是有些敏感的話,我們的一些人則是直接投身血腥的暴力。2012年9月15日,西安,那個被「愛國行為」迷惑的熱血青年蔡洋,用一記U型鎖砸穿了同胞李建利的頭顱,這就是仇恨教育的結果。在那場「愛國遊行」中,最讓人記憶深刻的畫面,居然是中國人跪求中國人手下留情。

最近網上流傳一段視頻,記錄的是河北省邯鄲市魏縣某小學的「愛國教育」。視頻中大概有幾百個小學生,舉起稚嫩的小拳頭,對著自己的腦袋,跟著老師高喊「抵制薩德、抵制樂天」。顯然,這也是一種故意製造危機意識的教育,一種仇恨教育。

任何國家、民族都可以追求強大。但是,一個國家、民族文化的強大,是建立在持續不斷地開放和融合之上的,而不是用「愛國主義」來包裝對外界的傲慢與仇恨,並詛咒和侮辱每一個不贊同他們的人。理性的成年人,尤其是教育工作者,應該具有區分政府間矛盾與民眾間矛盾的能力,並把這種能力傳導給兒童。

如今商業的流動比人更容易,全世界就是一個大市場,不要以為抵制某國企業、抵制某國貨就是愛國。當抵制「樂天超市」的時候,你可能砸掉一位超市工作人員的飯碗,砸掉一個母親的工作,也許她們的孩子正在中國某一個偏僻的山村等待她把這個月生活費郵寄回去。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