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特朗普新政:回得去的「蘋果」,找不回的「工作」

孫玉濤:特朗普是商人總統,理應更善於算經濟帳。在全球價值鏈競爭中,中美的挑戰並不是在哪製造,而是誰創造價值和利潤。

2017年2月,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新政滿月。

這位承諾要「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總統,讓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準備了修建邊境牆、擬徵收邊境稅、重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等新政,同時也遭遇了「禁穆令」被禁、開除臨時司法部長、國家安全顧問被迫離職、記者會頻頻怒懟記者……。實際上,特朗普和他的經濟團隊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想為美國勞工階層找回工作。

2017年2月4日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在《特朗普的狠話帶不來「好工作」》)一文中指出,美國製造業就業持續下滑的主因是需求疲軟,NAFTA或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影響非常有限,貿易保護主義並不能給製造業帶來「好工作」。

的確,特朗普在競選總統過程中放了挺多狠話,1月20日就職總統之後正在開始一步一步地試圖兌現自己的諾言。特朗普最著名的承諾之一便是迫使蘋果把iPhone生產製造工作遷回美國。實際上,iPhone自始至終都沒有在美國生產過,製造業務全部外包、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是1997年喬布斯重振蘋果的核心戰略之一。如果沒有當年製造外包的決定,可能也就沒有現在如日中天的蘋果。

2016年1月,當時的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在弗吉尼亞自由大學(Virginia』s Liberty University)的演講中表示,將讓蘋果在美國而不是其他國家進行生產和組裝。此外,他還威脅要向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徵收45%的稅。5月美國著名矽谷創業家和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維韋克•瓦德瓦(Vivek Wadhwa)在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撰文指出,特朗普的狠話並不是瘋狂,並且引用筆者與愛爾蘭國立大學Seamus Grimes教授的研究指出,蘋果公司有44.2%的供應商在中國。

應該指出的是,維韋克只看到了位置(location)而沒有看到權益(ownership)。我們運用2015年蘋果公司供應商清單數據研究發現,雖然蘋果公司的759家供應商中有44.2%在中國,但是其中中國供應商只有3.95%,核心零部件供應商更是只有2.2%。比較而言,日本供應商佔32.7%,美國供應商佔28.5%,台灣供應商佔19%,歐洲供應商佔6.5%。

不難看出,蘋果公司的產品是否在中國生產或者組裝並不僅僅由蘋果公司決定,也不僅僅由美國公司決定,還要看日本、台灣和歐洲地區的供應商;蘋果的供應鏈是一個全球價值鏈(Global Value Chain),蘋果產品的很多零部件在中國生產或者進口到中國,但是中國企業在重要核心零部件上的參與微乎其微,蘋果產品幾乎全部的智慧財產權都在國外。

讓「蘋果」們把製造業的工作機會帶回美國並不是特朗普的創新。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後,奧巴馬政府就一直在推行「製造業迴流」戰略,試圖重拾美國製造業第一強國的輝煌。2012年奧巴馬總統在國情咨文中對商界領袖呼籲,「請捫心自問,你們如何才能把就業機會帶回美國,這樣你的國家會盡其所能來幫助你成功。」比較而言,奧巴馬相對低調和紳士,一系列舉措並沒有引起足夠關注;特朗普演講風格特立獨行,更能夠引起媒體和社會的關注。必須承認,美國是在危機之後經濟復甦強勁的發達國家之一,其中製造業復甦表現搶眼。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