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探訪上海「群演」市場

肖慧:群眾演員魚龍混雜,來自社會不同層級,有著不同職業、家庭背景的人們,在這個「地下」行業里演繹人生。

我不知道上海竟還有這樣的地方。低矮單薄的平房錯落地四散開來,偶爾高出一個頭的樓房也是老舊疲憊的模樣,遠處傳來犬吠聲,空氣里瀰漫著氨氣的味道。

十二月的清晨,空氣里的溫度是出口化氣的低,路燈還亮著,從小巷出來,左拐右走,路上沒有遇見一個人。

小山東的步子很快,他走在前面,腳下生了風,我近乎是小跑,跟在他身後。

這個城市存在的方式有時候以職業展現,小山東在做的事情不太常見,他是一名群眾演員的領隊。

兼職的灰色區域

群眾演員,顧名思義,是充當群眾的演員。他們常常是熒屏上虛化的背景,鏡頭聚焦之外的人像。沒有台詞,沒有鏡頭,舊時在香港俗稱「跑龍套」。畢竟今時不同往日,在如今的圈子,大家稱他們為「群演」。

小山東剛剛負責完一場戲的拍攝,持續了27小時,一天兩夜。

時間回到前天晚上9點40。小山東又在朋友圈更新了一則通告,形式如常,內容大致為「明天拍攝XX劇,需要群演XX人,前景XX人;工資:群眾60—100,前景110-150,包水飯;要求:群眾XX歲以下,前景身高XX以上,服裝無所謂;由於明天拍攝時間早,今晚9點40之前在1號線XX出口集合;晚上開KTV;報名……」

我提前趕到地鐵口時,已經聚集了很多人。將身分证交給小山東,在名單上記下自己的名字後,他讓我站到一旁。

丹丹也參加了此次群演。她是浦東新區某高校學生,因舍友在微信上看到群演的消息,想看明星,又恰逢周末,便將她拉了過來。

地鐵口等待的群眾演員

晚10點半,小山東帶著其他領隊和我們出了地鐵,在外面的街道上集合。一大批人浩浩蕩蕩,引得不少人注目。

集合清點完人數後,他帶著我們去了閔行一家KTV。明天才開拍,今晚我們就歇在這裡。

第二天早上5點,小山東領著我們到了事先約定的地點,大巴車將我們拉去了劇組。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拍,就到了凌晨2點。地鐵最後一班車早於10點半就已停運,在昂貴的打車費用前,一天一夜辛苦下來的100元工資勉強與之相抵。

最初想體驗的念頭在此刻猛然瓦解,群演這份兼職,從此在丹丹心裡畫上了句點,「覺得群眾演員其實比其他的兼職更辛苦,很累,同情做群演的人。」

關於工資,小山東有不同的理解。他曾經在橫店待過半年,而相對於橫店的正規,上海的群眾演員以兼職的面貌存在著。

橫店有工會,工會負責群眾演員的演出工資,而在上海,所謂工資實質是一種補貼。

「很多人做群演是為了體驗生活或者看明星,也有來玩玩的;真正靠這個賺錢的並不多,大家都不缺那幾十塊錢。」

冠以兼職名稱的群眾演員是游離在法律界定之外的灰色區域。國家法律有明確條文指出非全日制用工的工資標準,而上海市規定從2016年4月1日起,小時最低工資調整為19 元/小時。

但兼職的問題至今未在法律上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也並不屬於勞動部門認定的勞動關係。群眾演員的勞動報酬及保障問題,就如同一個皮球,流蕩於各政府部門之間。群眾演員的勞動究竟屬於什麼性質?是否屬於特定的勞動群體?受不受相關法律條款的約束和保護?如何能夠保證他們的最低薪酬和勞動安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