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性別歧視

僱主憑什麼讓女員工穿得性感?

雅各布斯:女性怎麼穿戴,應該是她們自己的選擇。老闆要求女僱員穿着性感,這本身就侵犯了女性的選擇權。

我是在一家深受上班族喜愛的服裝連鎖店打的第一份周六零工。上班第一天,我被告知從衣架上取下一件衣服並穿上它。作為銷售助理,我們銷售的是「辦公室夢」。

我當時15歲,從未在辦公室工作過,我的母親在家工作,我完全不知道個人助理和初級管理人員應該穿什麼衣服。於是,我拿了一件有着花卉圖案的短袖上衣,搭配一條暗綠色裙子。

那天過了一半的時候,經理把我拉到一旁,要我重新挑一套考究一些、略微暴露一些的服裝,因為用她的話說,我「看起來有些古板」。

即便那時我只有十幾歲,我明白她想說什麼。她想讓我穿得像是性感的秘書。這麼多年後,我仍對這位自以為有權利告訴我要擺出性感迷人形象的老闆耿耿於懷。我當時是個年輕的小職員,而且有點懦弱。於是我找了一件短上衣穿上,並解開了幾個紐扣。

那是一堂讓我大開眼界的職場入門課。但後來的事實表明,我的第一個老闆的態度並未像當年流行的肩墊那樣消失。再說我至少沒有被迫穿上細高跟鞋。

這與去年引發爭議的英國女士妮古拉•索普(Nicola Thorp)的遭遇有所不同。索普在普華永道(PwC)倫敦堤岸區(Embankment)辦公室擔任臨時前台接待員時,因拒絕穿高跟鞋而被打發回家,於是她在網上發起請願,呼籲議會審查歧視性的着裝要求。僱傭索普的前台服務外包公司Portico後來表示,它廢除了要求「女性僱員穿鞋跟在2英寸到4英寸之間的高跟鞋」的規定,並宣布全面審查其着裝指引。

如今,在聽取了回應請願的數百名女性提供的證據之後,聯合請願委員會(joint petitions committee)以及婦女和平等委員會(women and equalities committee)發表了有關高跟鞋和工作場所着裝要求的下議院(House of Commons)報告。索普的遭遇遠非孤立個案。

女性們描述了「長時間在辦公場所穿高跟鞋導致的疼痛和長期損害,此外還有被要求將頭髮染成金黃色、穿暴露服裝以及經常補妝的案例」。

該報告稱,女性發現此類着裝規定「帶有羞辱和貶低意味」、「有損人格」,同時一些人感覺僱主執意讓她們「性感化」。

男性可能抱怨,他們被要求穿西服打領帶也是一樣的。但高跟鞋不實用、不舒服。上述下議院報告指出,不得不長時間穿高跟鞋的女性「無論是長期還是短期都有損她們的健康和幸福感」。

不僅僅是身體上的影響令人沮喪。向兩個委員會作證的女性覺得,着裝要求往往傾向於讓女性變得性感,而對男性的要求只是西裝筆挺、整潔——我在15歲的時候就知道這一點。

着裝規範,比如要求索普遵守的那種要求,具有歧視性,違反了2010年出台的《平等法》(Equality Act)。然而,正如我在第一份零工中發現的那樣,僱員們往往覺得自己的地位脆弱,因此不敢說出來。下議院報告建議審查《平等法》,提升防範歧視行為的意識(例如在學校和大學中),並對違規僱主進行更嚴厲的處罰。

此類案例是由處於初級職位、有時就業無保障的女性報告的,她們被臨時就業機構僱傭(而不是律所合伙人或高級銀行家),因此不敢勇敢地說出來。索普的請願幫助讓這一問題浮出水面。但願它會讓女性意識到自己的權利並能夠大膽地說出來。

着裝似乎是件瑣碎小事,但它們其實非常重要。去年社會流動委員會(Social Mobility Commission)的一份報告發現,經理們對資歷和談吐、口音、服裝以及舉止等軟技能一樣看重。

被你的僱主告知要顯得有吸引力,完全不同於選擇駕馭你的「性感資本」——後者是英國社會學家凱瑟琳•哈金(Catherine Hakim)在7年前提出的概念。她寫道:「在勞動力市場,性感資本可能比經濟或社會資本更加重要。」

穿高跟鞋應該是一種選擇。奉老闆之命打扮得性感是沒有吸引力的。

譯者/鄒策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