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下午茶

與FT共進下午茶:賈斯汀•卡塞爾

人工智能權威卡塞爾博士說,AlphaGo其實是最古老的AI,但自己絕不允許人工智能獨立於人類工作。

今天要跟我喝下午茶的是一位人工智能(AI)專家。

「我終於懂了,這個世界並不屬於他們(人類),而是屬於我們的。」覺醒的人工智能女主角德洛麗絲(Dolores),在HBO熱劇《西部世界》(West World)首季終時說的這句話,餘音未斷,人類就在2017年第一縷陽光中見證了人工智能的加速崛起。

一個自稱「大師」(Master)的傢伙,以橫掃網絡圍棋界的行為慶祝跨年,眾多中日韓頂尖高手敗在她的裙下。截至1月4日,在騰訊競技平台野狐圍棋上,被圍棋愛好者譽為中國「棋聖」的聶衛平也成了這位「大師」的手下敗將。

最終,50天豪取40連勝的「大師」揭開了自己的身份,果然又是AlphaGo(阿爾法狗)。媒體驚呼,AI時代真的要來啦!

聊到這兒,賈斯汀•卡塞爾(Justine Cassell)博士擺了擺手說:「AlphaGo其實是最古老的一種人工智能啊!」

早在1968年,就已經有會下圍棋的電腦系統被開發出來。掐指一算,發展到今天的AlphaGo,差不多用了50年,「這一點也不快」。

金髮、戴絲邊眼鏡的賈斯汀有點可愛的學究氣,來見我的路上她買了一隻烤白薯,心心念念地說這是美國現在很流行的一種食物。我原以為人工智能專家也跟機器一樣,不食人間煙火。

賈斯汀是世界經濟論壇(WEF)人工智能委員會主席,學術身份是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計算機學院副院長,科研成就包括發明了人形對話代理(Embodied Conversational Agent),這是圍繞人機互動的一項人工智能研究。

人工智能沒有性別。在計算機界,女性也從來都不顯得弱勢,畢竟世界上第一位程序員愛達•勒芙蕾絲(Ada Lovelace)就是她們中的一員。有趣的是,也正是她在19世紀上半頁就預言過讓機器下圍棋的可能性。

我們坐在屋子裡喝茶,外面已經開始下雪了。

賈斯汀雙手握着茶杯,暖暖地喝了一口加奶伯爵紅茶,說自己三十年前在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修讀比較文學和語言學時,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會從事人工智能研究,儘管那所學校恰好是人工智能的誕生地。

「好吧,那我們就來說說語言。如今,AI在自然語言處理方面,那些困難都克服了嗎?」我問。

「二十年前有這樣一種說法,如果你的項目里加入了一位語言學家,那就意味着它要延長十年才能完成。現在已經不是這種情況了,自然語言研究真的已經進步了。」她答。

是的,我們已經看到有很多人在傻乎乎地、對着生活在蘋果(Apple)手機里的那個小助手Siri說話,讓她幫助設置日程提醒,或者只是無聊地想讓她講個笑話。這就需要自動語音識別和自然語言理解。

不過,對於那些在語言不通的國度,也能血拚掃貨的中國遊客來說,谷歌推出的實時語音翻譯軟件會是個好幫手。它需要融合邏輯推理和模仿類比、自然語言導出、文字轉語音技術等更多領域的研究成果。

「目前,自動語音識別依然不夠理想。」賈斯汀舉例說,「比如你建立了一個可以識別金融術語的語音識別系統, 然後有人突然說我喜歡棒球(包含棒球術語),這個系統就不起作用了。」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