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FT商學院

女性讀MBA應受到鼓勵

帕斯妮文洛:我希望,隨著職場傑出女性越來越多,讀MBA的女性也越來越多,人們的態度將是讚賞和鼓勵。

不少人似乎對MBA的價值已有定見——「它能讓你掙大錢」,要不然就是「你幹嘛不在領英上發發郵件、在社交酒會上聊聊天、再讀一門線上的金融課程就好了?」這些想法我不敢苟同,尤其是作為一名女性來說。

即便近來企業努力聘用更多的女高管,但相較男性,選擇攻讀商科研究生學位的女性要少得多。例如,我在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賽德商學院(Said Business School)的327名同學中,女性只佔36%。然而,雖然這個比例在一些人看來也許並不高,但這仍舊超過了歐洲其他院校的MBA課程。近幾十年來職場性別平等或許有所進步,但是人們依然有區別地對待男女員工以及對女性抱著具有誤導性的期望。

人們似乎會憑直覺認定,誰要是一邊努力工作一邊積極攻讀第二學位,那一定會受到讚許。但是,身為年輕女性,我仍然為自己在學業和事業上的選擇承受著很多負能量。朋友、同事以及家人都在問我:為什麼還不安定下來組建一個家庭?幹嘛還要回學校攻讀第二個碩士學位?

我追求事業成功,但卻經常被迫感到這樣很自私。我的一位女同學兼好友在倫敦一家大銀行的總部工作,她在公司已公開表示過自己不想結婚生子。因為這些選擇,每當說到她的未來,她就常常被人家瞧不起,尤其是跟別的女性聊天時。

一天晚上,在牛津辯論社(Oxford Union)的一場辯論結束後,大家聚在一起喝酒,聊起了女性當領導的話題。這個社團成立於1823年,許多世界名人來過這裡,從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到特蕾莎修女(Mother Theresa),甚至還有邁克爾•傑克遜(Michael Jackson)。辯論社的酒吧里,布置著很多這些名人的照片,營造了一種絕佳的氛圍,讓我們可能暢所欲言,談論自己想要成為職場女領導的抱負以及將要為此做出的犧牲。

在最近的一個晚宴上,另外一些在牛津攻讀MBA的女同學們對這個話題也是深有同感,她們承認選擇來念這個商科學位是想藉此獲得專業信譽,而她們欠缺專業信譽並不是因為能力或才智不足,而是性別所致。即使不合法,我們在面試時也屢被問及是否有男友或是否已成家——這種迂迴的提問意在弄清我們會不會有休產假的風險。

我的朋友認為,MBA學位能夠令招聘方多留意一下我們的簡歷——倘若僱主們看到我們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去多讀一個學位,那麼他們也許就不會輕易斷定我們只想要孩子。由於他們看到我們以事業為重,或許就不會再覺得我們是個「風險因素」。

「男孩俱樂部」不會一夜之間消失。但我希望隨著職場中出類拔萃的女性越來越多,以及獲得商科學位的女性越來越多——出於自願而非迫不得已——人們的態度將不再是驚訝和審視,而是讚賞和鼓勵。

譯者/偲言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