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全球展望

呼之欲出的數據資本主義

桑希爾:有人將數據比作「新的石油」,為數字經濟助燃。其實,數據可能比石油重要得多,因為它決定經濟價值。

本月初拉斯維加斯消費電子展(CES)上的一大熱點是互聯和機器學習。出於某種原因,全世界的工程師都似乎在一種奇怪力量的驅動下,要把每一件日常用品——從牙刷到汽車、從淋浴到鞋子——統統轉變為智能的、互聯的設備。

這也許會為我們的口腔清潔和慢跑習慣帶來神奇的好處。但這會對經濟產生很大影響嗎?

舊金山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的高級研究顧問約翰•費爾納德(John Fernald)擔憂,如今的創新更關注於改善休閑時光,而非商業效率。「硅谷正在發生着絕妙的事情。」費爾納德對《華爾街日報》表示。「但是要真正改變生產率數字,這些事情就必須轉化為整個經濟中的企業運營的方式。」

他說的有一定道理。這些消費電子產品的一次效果似乎有限——但我們需要更加留意這些互聯設備帶來的二級後果。它們只是我們目前面臨的一場根本轉變的最明顯表現,這場變革很可能比英國退歐、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或者南中國海爭端在更大程度上重塑我們的社會。它涉及到由誰收集、擁有和使用數據。

有關數據的話題如此無趣,以至於它很少引發激動。為了讓它聽起來更性感,有人將數據比作「新的石油」,為我們的數字經濟助燃。在現實中,它很可能被證明比石油重要得多。數據正在越來越大的程度上決定經濟價值,重塑權力的執行,併入侵到我們生活的最深層。

一些評論人士提出,這場轉變如此深遠,以至於我們正從金融資本主義時代邁向一個數據資本主義的時代。以色列歷史學家尤瓦爾•諾亞•哈拉里(Yuval Noah Harari)甚至主張,他所稱的數據主義從其狂熱信徒有關提供普世解決方案的說法看,簡直可以比作一種新宗教的誕生。

這場數據革命發生的速度和規模無疑是驚人的。有時,我們溫馨地想象互聯網是關於人與人之間思想的交流。然而它更多的是關於機器之間的數據交流。

科技研究公司高德納(Gartner)估計,2016年每天有550萬台互聯設備上線。該公司預測,隨着「物聯網」成為現實,到2020年,互連設備的總數將超過目前水平三倍以上,達到208億。

據IBM表示,我們目前每天產生的數據已達大約2.5艾(quintillion,10的18次方)字節,這意味着世界上90%的數據是在過去兩年產生的。要了解這類數據使用可能產生的效果,只需看看廣告行業。

Facebook和谷歌(Google)在2016年第一季度驚人地吸納了美國數字廣告新投入的85%。它們的成功是基於利用數據對最有可能的消費者投放定向廣告的能力。其他很多行業(例如醫療、運輸和能源)的數據化,在人工智能應用的協助和支持下,正在快速推進。

這場經濟轉型有望為消費者帶來巨大好處,但數據使用的激增對身份、安全和隱私帶來了種種挑戰。我們可能會面臨一種危險,即不可抗拒地陷入作家戴夫•埃格斯(Dave Eggers)在他2013年的小說《圓圈》(The Circle)中所描述的那種反烏托邦,其標誌性的口號是「隱私即盜竊」。

開放數據研究所(Open Data Institute)聯合創始人奈傑爾•沙德博爾特爵士(Sir Nigel Shadbolt)最近在英國《金融時報》FT Tech Tonic播客中指出,儘管生成數據的個人與擁有和利用這些數據的大公司之間存在鮮明的不對稱,但是現在放棄隱私還為時過早。侵犯隱私的科技也可用於加強隱私。

沙德博爾特認為,下一場撲面而來的革命將是關於賦予消費者對其數據的控制能力。考慮到智能手機的處理能力和存儲容量不斷增加,他相信新的數據收集模式和更為本地化的數據使用不久將更受歡迎。一個例子是美國退伍軍人使用的「藍色按鈕」(Blue Button)服務,該服務讓個人得以保管和更新自己的病歷。沙德博爾特說:「這被證明是真正革命性的一步。我想我們會越來越多地看到這種重新賦權。」

按照這一觀點,我們可以利用數據來創建一個更智能的世界,而無需犧牲寶貴的權利。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會有這樣一個良性未來,那我們最好抓緊時間去打造它。

譯者/艾卜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