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韓國

給韓國未來執政黨的建議

曹辛:韓國大選就要提前到來,對未來韓國新的執政黨和政府來說,奉行什麽樣的周邊外交和安保政策才是對的?

“我們擔心如果這次(部署“薩德”)失敗的話,這個造成不好的影響。以後可以讓中國常常乾擾韓國內政。”

在談起上周韓國反對黨議員就“薩德”加快進入韓國和當前中韓關系急劇冷淡訪問中國時,韓國外交權威人士這樣對筆者表示了憂慮。

而另一位韓國主流媒體駐華記者也表示:“韓國媒體普遍擔心中國利用‘薩德’議題,乾涉韓國大選。”

在韓國國內這樣的環境下,上周來華訪問的幾位韓國反對黨議員強調:他們來華的目的是要求中方放寬對韓國的製裁。

因為朝核問題,中韓關系從2015年樸槿惠不顧美國和國內政治力量的反對,毅然來華參加中國“9·3”抗戰勝利閱兵,演變成今天這樣令人遺憾的狀況,雙方都有可反思之處。另一方面,隨著樸槿惠的被彈劾,以及百萬韓國民眾走上街頭要求她下臺,韓國大選馬上就要提前到來,韓國現政府已經成為看守政府,韓國現在的執政黨也必然是“譬如朝露,去日苦多”。那麽,在當前朝核的大背景下,對未來韓國新的執政黨和新政府來說,究竟奉行一個什麽樣的周邊外交和安保政策才是對的呢?

不能只有韓美同盟

在中華文化的語境中,常常說到“勢”這個字,它的意思可以被理解為:大的格局、趨勢。這種“勢”一旦形成,短時間內很難改變,只能順應它,中文里說的“順勢而為”,就是這個意思。環顧朝鮮半島周邊,這種基本的“勢”就是:

環繞半島,客觀上存在著兩大關系微妙的陣營;

同時,半島南北雙方的任何一方和這兩大陣營比,無論綜合國力、軍事實力都處於絕對的弱勢,因而其內政和外交深受周邊大國的影響;

這兩大陣營都有一個共同立場,即它們對朝鮮半島南北雙方都很強調的半島“統一”的前景,都有自身利益的考慮,因而均持保留態度。這使得半島統一客觀上遙不可及。

面對上述態勢,對韓國來說,在當前朝核的背景下,若要解決朝核對自己安全利益的侵害,除了充分利用聯合國這個平臺,在聯合國框架內採取應對措施外,最現實可行的辦法,就是在國際反朝核旗幟下,通過外交和經濟手段,在朝鮮半島周邊建立廣泛的國際反朝核統一戰線,動員周邊國家都來協助保護韓國免遭朝鮮核武器和導彈的無端侵害。

相反,在東北亞兩大陣營的微妙情勢下倒向一邊,再指望另一邊幫助韓國鏟除朝核,甚至幫助推翻、搞垮朝鮮政權,讓韓國主導半島統一,極不現實。自朝核問題產生以來,朝鮮之所以能夠左右逢源、好處盡得,並不斷在研發核武器和洲際導彈方面取得進展,就是因為韓國的這種不切實際的政策,並被朝鮮充分利用。“薩德”之所以不合時宜,根源也在於此。

因此,未來韓國執政黨和新政府外交的一個發展方向應該是:把現在單一的韓美聯盟擴張,動員更多的周邊大國以雙邊外交文件的形式,承諾保護韓國免遭朝鮮核武器和導彈的無端侵害。從地緣政治上說,尤其是要把朝鮮北方的鄰居中國和俄羅斯全部拉進這個行列,以保護韓國的國家安全,因為這也能降低乃至去除因朝核產生的中、俄兩國的國家安全風險,中、俄、韓三國客觀上存在著共同的安全利益。如此,就能化朝核於無形。哪個韓國總統能做到這一點,必然會成為韓國現代史上最偉大的總統。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註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