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關系

生意人治國的時代

周浩:“商人治國”即將正式拉開帷幕。蜜月即將開始,但若不希望蜜月太過短暫,特朗普需解決這樣幾個問題。

馬雲遇到特朗普,這似乎是一個帶有穿越意義的情景——一位全球商業大佬,遇到了一位從商人轉型為超級大國領袖的“另類人物”,讓人忍俊不禁。有意思的是,很多媒體都選擇了這樣的一張照片:馬雲緊閉著嘴唇,嘴角揚起,但帶著些緊綳,眼光犀利但頗有深意;特朗普則是一幅大嘴形象,似乎即使他當選為美國總統,也仍然是那個乖張另類的脫口秀明星。

特朗普當然不會一成不變,只是到目前為止,他還是繼續著自己擅長的道路,而與馬雲的碰面,則是將他擅長的領域更加放大——他是一個商人,一個更加看重投入產出的人,一個更願意用excel來治國的人。

所以,當馬雲說出要為美國創造100萬個就業崗位時,特朗普樂開了花,沒辦法,商人就是更加喜歡數字。

如果我們把時鐘倒撥一些,我們其實看到這樣的傳承和傳統。相信很多人還記得2012年與奧巴馬競爭美國總統一職的米特·羅姆尼,他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曾經擔任貝恩資本風險投資與杠桿收購公司的CEO,當他競選美國總統時,對他的負面評價之一就是:這個人太富有了,他不瞭解美國的底層人民。

與羅姆尼相比,特朗普在本質上同樣是一個商人,順便提一句,羅姆尼也曾經表示,如果他當選美國總統,也會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很明顯,特朗普更加聰明地籠絡了大多數,如果不檢查他的履歷,你甚至覺得他就是一個毫無章法的窮小子。當然,特朗普不是窮小子,他是一個很精明的商人。

讓羅姆尼聲名鵲起的,是他輓救了鹽湖城冬奧會,入不敷出的鹽湖城冬奧會曾經讓很多人覺得是一個大麻煩,但羅姆尼成了大救星——他大刀闊斧地削減支出,同時想方設法增加收入。

沒錯,一個商人在處理問題時,第一直覺就是減少開支,因為開支會立刻成為凈利潤,而開源永遠是第二位的。

特朗普也不會有所不同。美國聯邦政府的支出表很明顯反映出,聯邦政府的最大支出來自於社會保障、醫療支出以及國防。所以他攻擊奧巴馬醫改、攻擊美國的外交政策,很明顯,減少這些支出,聯邦政府的財政收支才能平衡。

而在收入一端,聯邦政府主要收入來自於個人所得稅、消費稅、社會保險收入,而來自於企業的稅收收入則很少,只占聯邦政府收入的9%。所以,特朗普大肆宣傳要減輕美國企業的稅收負擔,但事實上,這不會大幅度影響聯邦政府的收入。

同時,美國的就業狀況表明失業人群主要集中在低教育人群、拉美裔以及非洲裔等族群,而市場上提供的主要職位,則集中在服務行業,這造成了一種不平衡,即失業族群可能更需要的收入較低的製造業。所以,特朗普稱要讓製造業重新回到美國。

這是一個完美的競選策略,特朗普看到了問題,而且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給出了最為商業的答案——美國要減少支出,但與此同時要增加製造業就業崗位。

在與馬雲的會面之前,特朗普已經通過推特等各種方式讓美國人感受到其對於製造業的熱衷,若乾企業也表示,其將加大對美國本土的投資,以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

於是,與馬雲的會面也就順理成章,這次會面不僅強化了外界對其“在商言商”的印象,也讓市場有更大的遐想:對於美國製造業來說,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供應鏈的缺乏,而馬雲起家的阿裡巴巴正是為中小企業供銷和溝通的平臺。

1月20日,“商人治國”即將正式拉開帷幕。蜜月即將開始,但如果不希望蜜月太過短暫,特朗普總統需要解決這樣幾個問題:

第一,美國製造業成本高昂,這意味著美國應該註重高端製造業,但這些就業崗位與少數族群的關系沒有那麽明顯。

第二,即使可以改善當期政府的財政狀況,但美國已經是一個負債纍纍的國家。大量的硬性支出仍然存在。

第三,與一個成功的CEO相比,美國總統面臨的一個更大問題是“國土安全”。一旦安全問題上升為首要議題,那麽商人的成本控制論就將面臨挑戰。

但不管怎麽樣,新的時代開始了。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本文編輯徐瑾jin.xu@ftchinese.com)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註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