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2017:防止「進」的冒失,也要防止「穩」的超調

萬喆:「穩」和「進」已成為一體兩面,只有穩中求進,同時進中求穩,方能在無限動態的新常態中實現穩態。

中國中央經濟工作會提出「穩中有進」,這個詞立即被廣泛解讀。

但是如果你細細品味和研究,多半會發現許多解讀都不過是變著花樣在做「名詞解釋」,感謝中國文學的博大精深,可以讓人在方寸之間有無限詞彙來進行反覆和重複的描繪。但結果卻幾乎如出一轍,那就是,在解釋到底要怎麼做這件事上還不如會議公報本身來得有料。

穩中求進的故事

關於「穩」,08年後,都出現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主題中。2011年起,「穩中求進」則正式映入眼帘,成為迄今的不變主題。2011:經濟工作穩中求進。2012:繼續把握好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2013: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2014年: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2015年: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此前的上一次這麼提還是在1997年,「繼續穩中求進」。那也是危機重重的一年。

穩中求進是一個清晰又含糊的提法。它可以很保守,也可以偏激烈。事實上,絕大多數人都是傾向於穩定訴求的,誰也不能否認中國發展帶來的福祉,以及這種福祉的來之不易。而且,中國一直在進步,也是不爭的事實。

問題只是在於,兩者之間,應該是一個怎樣的關係?

過去,兩者可以互不打擾,因為雙方發展空間的留白仍然很多。最為明顯的是,想穩就穩。2002年,中國銀行業本已在「技術性破產」邊緣。但隨著國家主導下的財務重組和股份制改造,中國成為了宇宙大行的誕生地。這似乎也是在說,穩才能進;同樣明顯的是,想進就進。1995年至2002年期間,國有企業實行「關停並轉」,下崗職工高達千萬。但隨之國企營運和國家經濟均迎來了新氣象。這似乎也是在說,進也能穩。

所以,那時並不需要特彆強調「穩中求進」。一句話說三遍,一定是因為這件事很重要,一句話說六遍,一定是因為這件事很重要,而且很難。

想穩卻不能穩

難在哪兒呢?想穩卻不能穩。

中國經濟穩增長壓力很大。首先是出口承壓不小。2016年,全球貿易增速創2009年以來最低水平。不僅如此,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2016年上半年,中國出口產品遭遇的貿易救濟調查案件同比上升66.67%,涉案金額上升156%。企業普遍反映外貿形勢總體更加複雜、嚴峻,困難且有加劇的趨勢。

當然,這是受全球經濟前景仍舊不明的影響。

內部投資的壓力也很大。民間投資是中國經濟增長的引擎,占投資總額的三分之二以上,但增速從過去30%的峰值下滑至當前的3%左右。2016年,民間投資增速已經比公共投資下滑得更快,有些地區已經降至負數。

當然,這可能是改革調整的過渡狀態。

社會經濟更有壓力。互聯網成為市場流動性的催化劑,突破著市場桎梏,市場管理的難度隨之加大。互聯網金融的野蠻生長,使P2P從炙手可熱的紅人變成了聞之色變的黑戶,各種突破監管或者原本就沒有監管的「創新」在泛濫,許多事物不知該如何界定,更教人迷茫不知所措。

全球經濟或不好,改革或有陣痛,但市場歡騰、訊息暢通、技術創新,都是妥妥的好事和進步啊,因此,關鍵其實在於,它們都是歷史進程的一個階段,都是我們市場發展到此的一個必經過程,無論是外界或者內生,從「穩」走向「不穩」,只是因為我們的進步,使得世界更為寬闊,我們也更為豐富。所謂複雜和「不穩」,是不可逆的。我們必須改變「穩」的概念,接受「穩態」的觀念。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