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2017全球展望

中國高校「智庫熱」的冷思考

李江:中國高校出現「智庫熱」,這是高校長期在市場化與行政化雙重影響下畸形成長的產物,是大學重心的錯位。

自2013年中國高層屢次強調要加強智庫建設以來,智庫似野草般在全國範圍內瘋長。一時間,大學、媒體、企業等一擁而上,爭相建立智庫。

中國當前的確需要一些高質量的智庫,但「智庫熱」出現了過熱趨勢,其原因一是智庫創立者有搶奪政府政策紅利的目的,二是,許多學者試圖將「學閥」秩序的制度化。其中也不乏跟風者:每次政府頒布帶有某種信號的新政策,總會出現一哄而上的現象。增量改革空間越來越小,存量改革難以推進,對新政策資源的搶奪,向來是先下手為強。

不過,最令人擔憂的,乃是「智庫熱」在大學的出現。「中國智庫索引」(簡稱CTTI)顯示,中國共計248家高校智庫(本文高校特指大學)。數量似乎並不驚人,但要知道,不少高校智庫並未列入CTII。

「智庫熱」是大學重心的錯位

「智庫熱」的弊端是大學重心的錯位。例如,有的頂級高校公開強調,要舉全校之力建好某某智庫。要知道,大學的首要任務乃是教書育人,其次才是基礎研究,最後方為政策研究。舉全校之力發展以政策研究為主要任務的智庫,屬於典型的本末倒置。

其實,這樣的現象乃是中國高校長期在市場化與行政化的雙重影響之下畸形成長的必然產物。市場化使得大學教育資源的公共色彩逐漸淡薄,無論是大學教師還是大學本身,都出現了濃重的逐利性導向。教育公共資源未被充分用於公共之善,卻被許多大學據為牟利之資。行政化則一方面造成大學異化為社會工程,另一方面使得學術資源分配機制呈現出圍繞權力的「核心-邊緣」格局。「智庫熱」在大學中出現,則是典型的行政導向行為。

大學爭先恐後地創辦智庫,同樣出於搶奪資源的需要。在中國,高校資源主要由政府提供,而課題項目經費則是主要的管道之一。智庫可以更好地調配內部優勢資源,如學者,產出可供資源置換的政策報告或建議。尤其是政府加大力度鼓勵智庫建設,許多大學預期將會有大量資源通過智庫管道注入大學,大學也就有強大的動力建設和發展智庫了。據統計,中國高校累計提供諮詢報告和政策建議4.3萬餘份,有2.2萬餘份被採納。採納率如此之高,大學如何不熱衷於智庫建設?更何況,智庫的存在幫助大量有志於成為「國師」的學者獲得了「上達天聽」、賴以獲得項目經費的管道(可參考拙作《中國學者的「國師情結」》)。

大學建智庫行為本身不應受到苛責,但如果將精力傾注於此,則失去了大學存在的意義。大學存在之根本,乃是育人。即便在中國古代,「大學」也會與行政機關和行政權力保持一定的距離,堅守「傳道授業解惑」之要。古代所設太學、書院、學館等,目的乃是為朝廷培育人才。這種教育雖然帶有強烈的工具色彩,但無形的「道統」也不斷在一代又一代師生中傳承,甚至在面對強大的公權力乃至皇權時,許多文士都保持著難能可貴的衛道精神,與皇帝面折庭爭。直至清代,皇帝採用嚴酷的思想審查,從根本上滅絕了「道統」,中國文士才真正開始向朝廷匍匐於地。現代中國大學一方面保存了古代文士濃郁的入世和治世的情懷,教育工具化色彩濃厚,另一方面也積極融入當今行政資源分配的體系,接受權力對教育與學術的主導。其中影響最為深遠的,乃是權力結構對中國大學的知識範式的建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