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2017全球展望

FT社評:2017年全球將迎來「政策市」

2017年全球投資回報將更加依賴政策。即便不提特朗普的保護主義言論,「特朗普經濟學」也可能令市場失望。

金融史學家在回顧2016年的時候,會對這一年沒有發生的事情發表評論。政治上(如果說不是經濟上)這是狂風暴雨的一年,然而多數全球市場的回應或是沉穩的無動於衷,或是輕鬆的樂觀。

英國投票決定離開歐盟或者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都很難被解讀為讓世界更可預測,但對於前者,國內股市只是(在最初的緊張不安和英鎊大幅調整後)聳了聳肩,對於後者,股市報以輕快的上揚。在其他地方,馬泰奧•倫齊(Matteo Renzi)在義大利憲法公投中受挫並未給義大利債市帶來過多的擾動。儘管資本外逃和私營部門債台高築佔據了中國經濟新聞的頭條,上海股市依然相當穩定。有關市場憎惡不確定性的老掉牙的說法到此為止了。

也許更貼切的另一句市場真言是「謠言傳播時買進,消息成真時賣出」——或者根據當下情況調整為「投票結果出爐後買進,政策出台後賣出」。特朗普還沒有就任,而英國距離立法落實退歐如此遙遠,以至於至今拿不出時間表。一旦這些以及其他一些事件真正發生,市場失望的可能性就會出現。

因此,相比多數年份,2017年的投資回報將更加依賴政策。在2017年上半年,關於特朗普將在多大程度上認真對待基礎設施支出,以及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將在多大程度上認真對待財政紀律,情況將變得明朗起來。如果削減企業稅和鼓勵美國企業把海外利潤匯回國內是特朗普能夠交出的最好答卷,那麼他的政策對經濟的影響可能不溫不火。企業和富人現在有充裕現金。經濟需要的是投資。

如果特朗普經濟學令外界失望,特朗普當選後的利率上升和美元升值很可能逆轉。美國股市(往往偏好利率下降)可能在整體上應對自如,而新興市場將歡迎更弱勢的美元。但是,周期性股票(尤其是金融股)的上漲行情很可能驟然逆轉,而對美元走強極度興奮的日本股市將遭受重擊。

以上這一切尚未考慮這樣一個問題:如果特朗普將競選期間發表的保護主義言論付諸實踐,全球市場會發生什麼情況?

在英國,投資者將瀏覽新聞,從中搜尋英國有可能「軟」退歐(至少讓英國留在歐盟關稅同盟內)的任何跡象。在歐洲大陸,選民將成為關鍵的政策制定者。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贏得法國大選的可能性雖然相當低,但絕非為零。如果她真的當選,那很可能意味著歐元區乃至歐盟的終結,其經濟後果將使英國退歐公投像是地方教育局的一次投票。在德國,歐洲連續性的象徵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並不確定能夠連任。如果沒有她,一場金融危機——比如一次銀行紓困——會變得更加難以駕馭。

在中國,關鍵的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將在11月召開。在那之前,黨會竭力在嚴重的下行壓力下穩住人民幣幣值,並避免企業債務危機的爆發。

以上是顯而易見的政治拐點。然而,市場除了會對政治議程做出回應,也會以某種方式設定政治議程,而波動性在被壓制的時候也有找到出口的辦法。在美國股市經歷多年牛市、發達國家債市經曆數十年上揚以及央行多年出手干預之後,2017年或許將是見分曉的一年:世界發現,市場內生的暴力到底是得到了良好管控,還是只是蓄積起來,留到日後某一天爆發。

譯者/徐行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