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全球展望

中東呈現新的力量平衡

加德納:展望2017年,俄羅斯和伊朗可以認為,過去一年打擊對手的努力成果豐碩,而西方及盟友陷入混亂局面。

去年12月,俄羅斯、伊朗和土耳其官員們正在整理儀容,準備參加月底在莫斯科舉行的三方外長和防長會談,討論阿勒頗(Aleppo)收回之後的敘利亞局勢。他們邀請了美國同行嗎?沒有。一場現實政治的談判是不會給過分樂觀的拖延者留位置的,更何況他們還會破壞俄羅斯和伊朗勝利的喜悅——這兩個國家正津津有味地欣賞阿勒頗叛軍控制部分被摧毀,他們的敘利亞委託人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殘缺不全的國家得到挽救。

平心而論,土耳其對現實政治的看重超過勝利的喜悅。安卡拉方面不得不放棄對試圖推翻阿薩德政權的遜尼派叛亂分子的支持,並向俄羅斯和伊朗靠攏,以防止敘利亞庫爾德人武裝與土耳其境內反叛的庫爾德人結盟、在其邊界打造一個自治的庫爾德區域。

上述三個國家無論是哪一個,都很難不受敘利亞的屠殺波及。在上述部長會議召開前夕,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洛夫(Andrei Karlov)被一名安卡拉警察槍殺,這名警察喊道「不要忘記阿勒頗」。同天晚上發生在一個柏林聖誕市場的卡車謀殺案,凸顯出恐怖襲擊是多麼容易得手。但非同尋常的是,儘管普京的空軍重創了敘利亞的遜尼派叛軍(而不是伊斯蘭國(ISIS)聖戰分子),俄羅斯卻沒有遭到多少報復。

的確,除了發生在巴黎和尼斯、布魯塞爾和伊斯坦布爾的聖戰者暴行,在俄羅斯干預敘利亞後不久,該國一架飛機在西奈半島上空因炸彈爆炸而墜毀。歐洲官員表示,這架飛機並非原定的目標。現在形勢可能發生改變。普京表示,謀殺卡洛夫是為了破壞「敘利亞和平進程」——這一異常自以為是的言論令人懷疑,俄羅斯和西方可能會有更多機會記住阿勒頗。

然而,當俄羅斯和伊朗展望2017年時,它們可以認為,自己過去一年在打擊中東對手方面取得了令人滿意的效果,而西方及其地區盟友則陷入了可被利用的混亂局面。克里姆林宮以網絡手段干涉美國選舉的事似乎不會招致懲罰。俄羅斯在一定程度上分裂了歐洲,在歐盟(EU)內部豎立起一根不自由的民主標杆。普京總統還有了一名新的崇拜者——美國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和曾為軍方領導人的埃及總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已然是普京的粉絲。以色列右翼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一直與這位俄羅斯領導人交好。事實上執掌着沙特的年輕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同普京發展了一名阿拉伯官員所稱的「行之有效的關係」。

西方在中東的這些支柱不滿於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表現出來的軟弱、又對歐盟感到幻滅,眼下很​​脆弱。

經歷了2011年和2013年政府被推翻的混亂之後,埃及已重新成為一個鐵腕的安全國家。在塞西領導下,政策已脫離了政治,並被安全機構越過。在與其主要財務支持者沙特鬧僵之後,埃及經濟變得脆弱。與此同時,身為北約(Nato)成員國的盟國土耳其正在向東轉。在7月那場失敗的政變、埃爾多安採取措施轉向一人統治之後,埃爾多安實施的大清洗讓土耳其國家制度經受破壞性考驗。眼下,這兩個國家的監獄都人滿為患。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