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FT商學院

MBA學員還嚮往倫敦嗎?

英國退歐公投引發動蕩,令人質疑英國能否繼續吸引最優秀的年輕商業人才。這一點將取決於英國政府政策的走向。

埃斯泰拉•科洛巴娃(Estella Kolobaeva)知道她想要什麼。這位躊躇滿志的21歲女孩希望在明年夏季獲得法國巴黎HEC商學院(HEC business school)國際金融碩士學位後開啟財富管理的職業生涯。

與她的很多同學一樣,她在忙著找實習工作。她一直在拜訪潛在僱主,參加各種介紹會和交流活動,與所在學校的校友見面,並認真研究自己的選擇。

埃斯泰拉只在倫敦做這些,因為她認為,英國首都仍是開始工作的最佳地點,儘管英國在今年6月投票脫離歐盟(EU)。

「就目前而言,倫敦仍是金融行業的中心,」她在參加了一次訪問倫敦金融城(City)和金絲雀碼頭(Canary Wharf)的交流之旅返回巴黎後不久告訴我。「我跟人們交談,聽取他們快速成功的故事,倫敦是你可以獲得那種成功的城市。」她在英國首都期間拜訪了瑞信(Credit Suisse)、巴克萊(Barclays)、彭博(Bloomberg)和滙豐(HSBC)等機構。

作為一位俄羅斯公民,不管英國是否是歐盟成員國,埃斯泰拉都需要英國的工作簽證才能在倫敦工作。她知道,如果她未來的僱主決定在英國退出歐盟後撤出英國,她可能不得不再次搬家。

她承認,英國退歐公投促使她的歐洲同學考慮在都柏林、法蘭克福或巴黎工作,而本來他們的首選目的地可能是倫敦。她也清楚地知道,2016年6月的公投結果可能表明,英國不像她可能想象的那樣歡迎外國人。

但她說,倫敦是一個她必須承擔的風險。她說:「由於英國退歐,銀行可能會裁員。但我必須在這種風險與事業進展的機會之間權衡,而不是到其他國家,失去那個機會。」

英國退歐的不確定性,令人很難確定英國能否保持其作為吸引最優秀年輕商業人才(像埃斯泰拉這種學生)的全球磁石的地位。一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們收到的信號。

目前在倫敦工作的校友是否會留在倫敦?留多長時間?英鎊貶值將如何影響他們的薪資?什麼會促使他們離開?英國政府會以多快速度安撫外籍員工、向他們保證英國歡迎他們留下?

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不明朗的,而且將會持續一段時間。英國首相特里薩•梅(Theresa May)迄今拒絕在啟動正式談判之前保證歐盟公民的權利。

英國《金融時報》在英國退歐公投結束兩個月後展開的研究發現,居住在英國的歐洲公民中,近五分之一已做好在未來兩年內離開英國的確定計劃。略低於40%的受訪者正考慮離開。在金融服務業工作的受訪者佔比最高,為27%,埃斯泰拉希望從事的正是這個行業。

公投結果攪動的不斷發酵的仇外心理和反移民情緒,是促使外國人告別英國的很好理由。在公投之前的幾個月里,人員自由流動就成為英國人念念不忘的一個問題。根據英國內政部(Home Office)的數據,今年7月,也就是公投之後的第二個月,種族或宗教引發的仇恨犯罪同比增長41%。

正如喬納森•穆萊斯(Jonathan Moules)在他的開篇之作中所報導的,一家荷蘭商學院已經把倫敦從MBA學員人脈構建旅行的行程中刪除。課程總監認為,在退歐公投後,倫敦金融城和金絲雀碼頭不再值得造訪。

與此同時,埃斯泰拉正密切關注英國政治。如果明年初,英國政府觸發《里斯本條約》(Treaty of Lisbon)第50條(這將啟動英國脫離歐盟的程序),她可能會三思。但這麼快就改變主意似乎不太可能。

她多半會在倫敦開啟她的職業生涯。她的盤算是,在退歐公投的影響全面顯現之前,她有一個這麼做的機會之窗。

商學院畢業生經常把自己視為無國籍人士。他們流動性很強,善於隨機應變,準備去最有可能實現埃斯泰拉所渴望的那種「快速成功」的無論什麼地方。

她等不及英國退歐的不確定性自行消除。她的優先任務是把自己塑造為一位國際公民。她認為,倫敦代表著這方面的最佳機會——目前而言。

「這在金融業乃至總體上是重要的,」她表示,「合作是成功之路。」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