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2016美國大選

「害羞」的選民

邰蒂:調查顯示,36%的受訪者沒有告訴親朋自己在美國大選中投了誰,這或許能解釋為何民調機構未能預測到特朗普勝選。

不久前,瑞銀(UBS)發布了對其1200名美國客戶以及他們對美國選舉的態度的調查報告。該報告揭示出一些引人注目的見解——例如,在美國大選後,看好美國股市的投資者比例從25%飆升至53%,同時看好美國經濟增長的投資者比例從39%升至48%。然而,該報告中更為重要的細節是,36%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沒有告訴朋友和家人自己投了誰,因為他們希望「避免爭論或遭到評判」。

是的,你沒看錯。在這些富裕而且(想必)受過良好教育的瑞銀客戶當中,逾三分之一的人似乎害怕或羞於透露他們在選舉中的選擇。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將這稱為一場神經脆弱所致沉默的「瘟疫」。

遺憾的是,瑞銀沒有任何能與這一結果相對照的長期數據(我核查過了),而且由於樣本數量很少,結果也可能偏差很大。但我懷疑調查結果揭示出一種更為廣泛的模式,它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何與民調機構預測大相徑庭的是,特朗普贏得了大選。

我在過去的一年裡走遍了美國各地,經常聽到中產階級和專業人士(帶著略有些尷尬的笑容)告訴我,他們「理解」特朗普承諾改變的吸引力。沒錯,他們在說這些的時候通常還夾帶著對特朗普激進形象和言辭的反感——你只需看看他對《周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的發飆就會明白為何他在Twitter上的帖子讓人們蹙眉了。但在旅途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投票給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人們很少會不好意思承認。相反,他們是無可奈何的或有責任心的。投票給希拉里似乎就像政治上的「吃菠菜」,而投票給特朗普,更像是早餐吃冰激凌就威士忌——建制派人士不想承認的吃法。

我懷疑,這種沉默將會持續一段時間。不久前,我去了明尼阿波利斯(參加美國人類學協會(American Anthropological Association)年會),發現當地媒體熱議的一個話題是,如何在特朗普勝選釋放的政治有毒空氣中處理家庭聚會。

一些人極為憤慨,因此採取了激進的舉措。明尼蘇達州的《明星論壇報》(Star Tribune)頭版的一篇專欄文章宣稱:「我給姻親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告訴他,今年感恩節,他那位支持特朗普的隨和的曲棍球夥伴約翰尼(Johnny)不再是受歡迎的客人。」

然而,大多數作者(以及問答欄目專欄作家)採取了不同的做法,他們與瑞銀受訪者一樣,認為在今年感恩節和聖誕節期間最好避免因過於誠實而導致爭執。換言之,我懷疑晚餐期間會出現意味深長的、策略性的沉默,就像面對民調機構一樣。

所有這些有3個重要意義。首先,它表明,無論是誰想要猜測法國、義大利和荷蘭即將舉行的選舉情況都需要謹慎,別輕易相信民調結果。或許歐洲的選民不會那麼羞於說出自己的非傳統選擇,但我對此表示懷疑。

第二個教訓是,民調業有必要重新思考它所問的問題。例如,引人注目的是,一個比大多數民調都更為準確的民調是由偏右的政治諮詢公司Trafalgar Group進行的。該公司很早就認定,人們不會如實透露自己的投票打算。因此,它開始問諸如受訪者的鄰居可能投誰之類的問題。這種做法不僅得出了不同的結果,而且還讓Trafalgar預測到了賓夕法尼亞州和密西根州的投票結果。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