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藝述東西

一件奢侈品引發的中國式家庭矛盾

馬繼東:北京連卡佛專櫃里,一件價值不菲的杜嘉班納男士西服意外成為北京798藝術區的年度話題性裝置作品。

北京連卡佛專櫃里,一件價值不菲的杜嘉班納(Dolce&Gabbana)男士西服,因為趙趙的緣故,意外成為北京798藝術區的年度話題性裝置作品。

趙趙,1982年生於新疆,是一位憑藉多元性藝術表達在國際舞台嶄露頭角的先鋒藝術家。2015年初,他想在全家赴美前添置幾件衣服,於是,帶著剛到北京不久的父母一同逛商場購物。

在連卡佛百貨,趙趙相中一件領口和袖口綴滿金色亮片的杜嘉班納黑色西服。他自己試穿了一下,照照鏡子,覺得挺合身,轉身問詢父母的意見。母親誇衣服漂亮,父親則評價拘謹。趙趙接著讓父母猜價格,父親猶豫片刻,猜三四千。趙趙給二老亮出價簽,上面赫然印著「99,999元」。

剛從新疆一所高校退休不久的父親,見到如此高昂的價格,起先面露窘態,進而變得憤怒,經歷過「上山下鄉」的改造,一輩子勤儉持家、教書育人的他,如今退休工資也不過5000元左右,買這樣一件衣服,對他來說,意味著「不吃不喝兩年」才能湊夠!

天生逆骨的趙趙,看到父親強硬反對的態度,心裡覺得有些可笑,堅持刷卡買單,過程毫不猶豫。

此舉自然讓父親拂袖而去,一旁的母親苦口婆心,勸趙趙沒必要花這麼多錢去激怒父親,曾在商場工作的她說,同樣材質的衣服,花3000元錢也能做出來。

之後發生的一連串事情,則很富戲劇性,也很當代,很「趙趙」。

趙趙的母親,揣著兒子給的3000元錢,每天跑到北京南四環的大紅門服裝批發市場,小心翼翼地捧著天價杜嘉班納西服,從選料、打版到縫製,每個環節悉心比照、親自督工,一年後,仿造任務大功告成;趙趙的父親,在兒子建議下,將自己對此事的不滿情緒,注入一篇長達萬字的「檄文」里,在文末,他道出了一位老共產黨員的困惑:「是否很可悲?不是因為我買不起而感到可悲;問題在於我們付出的勞動價值在哪裡?怎樣衡量?何以體現?」言之鑿鑿,字字鏗鏘;至於趙趙,則將母親監製的「山寨西服」、父親手書的信箋,連同那件引發家庭衝突的杜嘉班納,合并為一件題為《西裝》的藝術裝置,作為其2016年個展的三件作品之一。

10月下旬,我在北京798藝術區的唐人藝術中心裡,看到了這件由趙趙一家三口「合力」完成的作品——兩件西服,正品與仿品,並列懸掛在一面刷得雪白的牆上,對面是玻璃櫃里一排展開的信紙。

相比同期展出的另外兩件趙趙新作,不論是被整齊切割的100公里電纜和曾在沙漠里通電的冰箱——作品《塔克拉瑪干》,或是藝術家7年時間從不同家庭里收集到的1000把英吉沙小刀——作品《刀》,《西服》顯然不具備宏壯的場面和震撼的數字,安靜得出奇,卻也格外引人注目。

我給兩件西服分別拍了照片,隱去正品領口的標籤,發到微信朋友圈內,讓大家猜哪件是真哪件是假。短短半小時,收到幾十條答覆,大部分朋友都能準確命中。不難看出,如果僅從「像與不像」的角度來看,仿品似乎不太成功——當然,這也不是趙趙的創作初衷。美國藝術評論家芭芭拉•波拉克(Barbara Pollack)對此點評道 :「在趙趙眼中,這恰好例證了中國式思維的糟粕,比如仿冒品好過正品,比如微博、微信是Facebook和Twitter的有效替代。由此而來的這件裝置直接將觀眾帶入這場家庭衝突,正品和仿冒品之間的對比一目了然。」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