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南中國海

杜特爾特對西方秩序的挑戰

程子俊:世界可能希望有其他國家與美國共同維護全球和平與繁榮,杜特爾特是亞洲第一個有所作為的領導人。

過去30年中,多位東南亞領導人相繼被認為代表了該地區地緣政治的新方向。先是馬來西亞的馬哈蒂爾•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之後是泰國的他信•西那瓦(Thaksin Shinawatra)和印度尼西亞的蘇西洛•班邦•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

到頭來,沒有一個人能改變該地區及其與世界的關係。但是菲律賓新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或許是首位就該地區的未來提出正確問題的亞洲領導人。

杜特爾特上個月訪問北京時宣布菲律賓與美國「分離」,未來將與中國建立緊密關係,他由此登上了頭條新聞。之後他在訪問日本期間喊話美軍在兩年內撤出菲律賓,並向日本保證他不會尋求與中國建立軍事同盟。

該地區以外的人對杜特爾特的話深表震驚,他們認為,說得好聽些,他是天真,說得難聽點,他很危險。但是,這種看法本身就暴露出一種心態,除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主導的秩序,他們不願把其他任何一種秩序看作「自然」的事物狀態。

關於誰擁有權力、權力如何被使用以及自主對小國來說意味着什麼,杜特爾特提出了一些問題。

儘管他喜歡直言,但他截然不同的策略已經起到了效果。以南中國海上的領土爭端為例。杜特爾特的前任、貝尼尼奧•阿基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政府拒絕任何妥協,認為歷史和法律判例說明菲律賓擁有斯卡伯勒淺灘(Scarborough Shoal,中國稱黃岩島——譯者注)等島嶼的主權。不出意料,中國聲稱歷史和法律判例支持中方的領土主張。

隨着局勢日益緊張,當時沒有跡象表明馬尼拉方面的策略起到了作用,特別是菲律賓與美國站在一條線上引起了中國的反感。

通過出訪北京、彼此間大張旗鼓地互示尊重,杜特爾特讓南中國海的局勢平靜了下來,幫了所有人一個忙。他還帶回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發展援助和投資承諾。最近,中國悄然停止了阻止菲律賓漁民前往斯卡伯勒淺灘作業的行動。

如果想要緩和局勢所需要的只是一些禮貌的言辭和常識的話,人們會納悶之前為什麼沒人想到這麼做。或許我們可以把這稱為「亞洲式」外交。

中國與菲律賓的關係,要比菲律賓與美國的關係久遠得多,也沒有殖民歷史。如今中國也正再次崛起為東亞的經濟和文化中心。

我們甚至可以從「臉面」這個亞洲概念來理解杜特爾特對中國的態度。通過宣傳中國是一種不同的經濟、政治和文化秩序的焦點,杜特爾特讓中國大有面子。反過來,中國願意支持這位菲律賓新總統,或許會擱下使兩國產生分歧的問題。西方很多人——他們注重可信性(credibility)、「理性」的利益和實力,當作一場零和遊戲——始終不能理解建立在威望和互惠基礎之上的外交關係。

從更廣泛層面來說,「美國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的概念已經過時。世界正在逐漸拋棄美國是全球和平和繁榮的唯一(和自封的)保護者的觀點。事實上,美國國內有很多人贊同美國不應該充當世界警察的觀點。世界可能希望有其他國家與美國共同承擔責任,又或者取而代之。杜特爾特是亞洲第一個在這方面有所動作的領導人。

菲律賓拒絕美國主導的秩序並不意味着它拒絕西方或美國。杜特爾特本人稱,他呼籲「外交政策的分離」而不是「斷絕關係」。

那些對杜特爾特感到憂心忡忡的人,透露出一種觀念,即菲律賓及其他亞洲國家必須在親美和親華之間做出選擇,不能——這或許最好——通過找到既親美又親華的立場來表達他們的獨立自主。

杜特爾特訪華後,人們必然會想其他亞洲領導人正在密切關注他將把菲律賓和整個地區帶向哪裡。許多人痛恨自己在霸權主義的地緣政治體系中矮人一截,但一直以來都感到無能為力,他們認同杜特爾特關於獨立自主的觀點。

隨着更多領導人做出像杜特爾特一樣的選擇,世界秩序將進一步改變。習慣於現狀的人應該適應這一點。

本文作者是全球未來研究所(Global Institute for Tomorrow)創始人及總裁

譯者/馬柯斯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