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樂尚街

用藝術治療失憶?

宋佩芬:倫敦慈善機構西敏寺藝術通過繪畫、音樂等藝術活動協助失憶者參與社會,患者們甚至可以寫歌劇公演。

安妮一看到我興奮地問,你從哪裡來的?我告訴她我在台灣出生。她接著問,「I am very worried.」 中文怎麼說?我告訴她,她立刻以十分標準的發音說「我很擔心。」正要讚美她有錄音機一般的語言天賦時,她突然抓了我的手臂嚎啕大哭,說她很擔心,讓我不知所措。在一旁的社會工作者不緩不急地遞給她一張白紙,從花瓶內取出一朵康乃馨,放在紙上,溫柔地對安妮說,「不要哭,幫我畫朵康乃馨好嗎?」安妮馬上安靜下來,拿起鉛筆,眼前的花朵立刻在紙上一筆成形。

這是位於西倫敦的一個老人日托中心,但是與其他日托中心有所不同的是,這些人都是失憶症後期的患者。他們和一位藝術家合作,在6個星期內用馬賽克拼出一張圖案可愛,色彩鮮艷的長桌。今天大功告成,特別舉辦茶會慶祝。

根據統計,全球有3560萬人罹患失憶症,而且這個數目每20年會增加一倍,到了2050年,估計會達到一億三千一百萬。如果2050年聽起來太遙遠的話,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每3分鐘就有一人失憶。失憶症的經濟代價是8180億美元。如果失憶症是一個國家的話,它將會是全世界第18大經濟國,估計到2018年還會打破一兆美元。2013年在倫敦舉行的G8高峰會議特別將失憶症提出討論,但是相關研究遠遠不及其他疾病,如癌症的研究人員是失憶的5倍,科學家雖然最近發現了可能減緩癥狀的藥物,但目前為止,依舊沒有找到治療方式。照料失憶症患者的責任大部分落在家人身上,光是英國,這些人每年的奉獻就為國家健康保險節省11億英鎊。然而家人能力有限,外來的幫助仍十分迫切。

「我們無法阻止腦神經的壞死,但是我們可以提供改善現有狀態的可能。」西敏寺藝術(Westminster Arts)的主任凱瑟琳•吉爾佛伊(Kathryn Gilfoy)告訴我。西敏寺藝術是個小區慈善機構,他們透過藝術活動來協助失憶症患者參與社會,馬賽克桌就是他們眾多的項目之一。

倫敦大學Hannah Zeilig最近做了一份有關藝術、音樂與舞蹈等參與性活動對失憶症患者的影響的研究報告。報告中指出,在記憶消退、精神困惑、說話能力及理解力減退的徵兆下,音樂、藝術與舞蹈等參與性活動有助於喚起情感或肌肉的記憶。共同歌唱、演奏、繪畫、舞蹈,不但促進交流並減少孤立,還可以令人心情開朗,提高生活質量。對醫療資金匱乏的國家而言,這些活動甚至比醫藥更有經濟效應。

在英國有越來越多為失憶症患者提供音樂、戲劇、寫作、舞蹈、參觀美術館、扮傀儡、繪畫等活動的機構。這些活動的共同特徵是鼓勵團體即興創作,戲劇表演也不重在背誦台詞。這是因為即興可以鼓勵失憶症患者跳出常規慣例,提升試驗的勇氣。雖然無法證明這些活動的效果高於其他參與方式,但是音樂、藝術與舞蹈本身就含有遊戲與集體創作的樂趣,這些活動能提升感覺的敏銳度並增加想象能力。從提升自尊心、自信心、協助認知功能、促進溝通與創造、引發學習欲, 到減低患者、看護與醫療人員之間的界限都有幫助。適應能力、理解力、接受能力都與身體健康關係密切,從這個角度觀察,音樂、藝術與舞蹈的參與有可能超越藥物所能夠提供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