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國際課程

中國國際課程動了誰的奶酪?

蘇婭:近日,上海市開始整頓中國籍初中、小學生的國際課程,逐步清退外資,而「教育主權」則成為新名詞。

近日一封關於上海國際課程改革的文件,流傳於網路並且引起了很多上海家長的恐慌。

這份文件據說是來自一位參與此次會議的上海某國際學校高管的筆記。文中寫道「國際課程學校的發展失控,已引起中央高層的重視;部分或全面引入境外課程進入中國基礎教育階段,突破中國教育主權等」。昨天中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的「關於修改民辦教育促進法的決定」,更是明確規定民辦學校的舉辦者「不得設立實施義務教育的營利性民辦學校。」這也印證了之前的網上傳言並非空穴來風。

上海市教委的相關負責人也已經表示,對於部分或者全面引進國際課程進入中國基礎教育階段的,將進行整頓;有些義務教育階段有外資背景的或者中外合資的,將清退外資。小學初中的課程設置居然涉及到「主權問題」,是否言過其實?

首先,筆者認為國家是有權力有義務對基礎教育階段進行規範的。眾所周知,基礎教育是一個國家提高國民素質最重要的途徑。基礎教育學什麼,最主要就是認字,讀書,為個人理解社會,進入社會奠定基礎。所以很多國家都會在基礎教育中滲透價值觀的教育,例如較為流行的美國加州小學教材的第一課就是「我是特別的」;中國人教版小學教材還在學拼音的時候就開始「歡迎台灣的小朋友」。基礎教育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語言文字的教育,也正是通過語言文字,個人開始第一次接觸大眾媒介,形成自己的價值觀。本尼迪克特. 安德森在其著作《想象的共同體》中提出「共同擁有歷史沿襲的領土,相同的神話和歷史記憶,共同的語言,大眾公眾文化」是構成民族的必要條件。回望中國的歷史,1840年後的民族主義的崛起與白話文的普及,「德先生與賽先生」的引入有著莫大的關係。由此可見,一個民族的基礎語言教育,實際上與整個國民素質的提升,民族國家意識的形成具有密切的聯繫。尤其在個人教育的啟蒙階段,語言教育的作用往往是決定性的。縱觀此次改革文件,中國政府對於幼兒園教育,高等教育和高中教育均未涉及,足可見中國政府對於問題的把控是十分精準的。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國際課程改革雖然說起來容易,實際操作卻有很多的難點。在低齡出國熱的今天,為了讓孩子更好地適應國外的環境,對於國際課程的需求一直在增長;與此同時,國際課程的確在提高學生的思辨能力方面相較於國內教材效果更為顯著。仍然以流行的美國加州小學教材Wonders為例,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圍繞著主題進行教學,例如認識自己,認識社區,認識動物等,每個主題還會有背景討論,主題閱讀,拓展閱讀,綜合運用等內容。這種教學方式就非常類似於做研究的過程,對於培養孩子的批判性思維能力非常有益處。再從整個教材的體系上來說,從低年級到高年級,涉及的主題往往都是一致的,但是深度卻逐漸加大,從具體的描繪到宏觀的思考,理論體系十分完整。反觀中國的教材,很多時候是東一榔頭,西一棒槌,雖然涵蓋的面更為廣泛,但是在體系上僅僅遵循了從易到難的過程,在課文選擇過程中,著重於語言的教育,對於整個體系架構尤其是社會科學方面涉及的十分少。也難怪中央會把它上升到教育主權的高度,從小學教材就開始的世界觀、人生觀的思考,的確是比中國的組詞造句以及背口號要高段多了。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