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國際課程

中國孩子會「去國際化」嗎?

Jeffrey Sprafkin:中國收緊義務教育階段中國籍孩子的「國際教育」,這會使中國孩子走向「去國際化」嗎?

過去兩周時間裡,中國教育界一個消息在我的微信朋友圈裡炸開了鍋。消息源自網上流傳的一位國際學校校長的會議紀錄。上海的電視台隨後也請教委相關人士對此作了政策解讀。可見此事並非空穴來風。

消息稱上海要整頓那些接收中國籍學生的國際學校,不再允許外國投資到中國籍學生的義務教育階段,並要求這些學校開設中國規定的小學到初中課程。

此消息引發了一系列問題,首先是國際學校及在讀孩子的父母提出的「我們該怎麼應對這一政策?」「對於那些想去國外就讀高中甚至大學的孩子們來說,這將意味著什麼?」「從誰先開始,誰又是下一個?是外資學習中心還是幼兒園?」我看了半官方的聲明以及一波波微信圈裡的評論,對教育界同仁們的擔憂表示可以理解。但我更害怕的是這個小小的水花可能會引起更大的波瀾,深陷其中的人們,或者說真正的輸家,可能是孩子以及教育他們的老師們。

波及面很小

透過這些表面現象,我發現這個強制性規定的真正影響面其實是有限的,並且從表面上來看是合理的。多家媒體報導顯示,上海正在實施或強化的這項規定,主要是針對那些未經正式批准的或者其所教的1-9年級課程是未經中國政府審批的國際課程,而非政府許可的標準課程的國際學校或國際分部。實際上,這些更加嚴格規定的影響範圍不到400所學校以及20萬學生,或者僅占那個年齡段中國學生的0.25%。而且,這些未經批准的進口課程可能包含過多的人文學科和社會科學(閱讀政治和歷史)課題,這些課題與標準的中國課程大綱不相符合的部分可能占所有課堂時間和課程的不到20%。因此,如果要量化這個規定帶來的實際衝擊和影響,可以發現它對中國「1%頂尖人士」帶來的衝擊所佔比重甚小。

傳達出的訊息量很大

但是,這個對中國社會經濟金字塔結構中塔尖上1%人士產生較小衝擊的事件卻傳達出一個更加清晰和重要的訊息。我理解並接受這條訊息的第一部分,即「遵守規則」,但是我對國際學校是中國教育產業中最「失控」的部分感到質疑。著名的「破窗理論」提到小的犯規可能導致更大的違規行為。而且,教育行為和教育實踐無人監管的現象在整個教育系統十分普遍,諸如中國農村地區校車隱患、肆意發展的教育中介以及濫用考試等等。所以,上海堅持實施其教育規定和政策,可以被視為使上海保持其已經高度發展的公立學校的一種途徑。

這條消息提到:上海將暫停涉外民辦教育的審批,並嚴格限制學校要使用所有政府認可的標準課程。我的理解,其目的是要重申:決定孩子在他們成長關鍵階段學習的所有或者大部分內容,不是由「市場」決定的,而是由國家決定的。那個技能和知識的「市場」已經遠遠超出了上海本身,甚至已超出了中國。

我兒子在上海就讀的那個學校的「買家」,也不僅僅是我和我妻子以及和我們一樣的小學生父母們。孩子們在一年級所學那些技能的「買家」已經變成了他想要在國外就讀的大學以及畢業後他想要工作的公司。

如果那是教育的「市場」, 那麼誰是這個市場中的輸家呢?當然是那些前景很好的國際學校和國際部。它們目前正面臨著招聘外國教師(這方面的政策要求也變得更加嚴格)和吸引學生的新鮮但未經中國教育監管部門審核的課程的巨大困難,這項政策的頒布無疑會給它們帶來經營方面的挑戰以及更嚴格的規範要求。然而,這些都是全新的規定,而且許多國際學校已經嫻熟地展開了「打鼴鼠」的遊戲,它們會避開敏感區域,找到聰明的解決方法,尋找時機以另外一種形式再次出現(至少暫時出現)。其他有外資背景的學校可能會轉而進軍利潤空間較大而不受限制的教育產業較低端的幼兒園階段,或者獨立經營較高端的高中階段補習班。不管是哪一種情況,他們都會面臨挫折,但是他們非常聰明,總是可以想到辦法扭轉局勢。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