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中國藝術藏家最缺「朋友圈」

方翔:收藏圈尤其看重人脈,找對圈、跟對人,才能買到精品。而「朋友圈」恰恰是中國藝術市場最稀缺的資源。

近日,著名古董商埃斯肯納齊家族(Eskenazi)的朱塞佩•埃斯肯納齊在香港秋拍的一張照片刷爆了朋友圈。作為世界著名的古董商,朱塞佩•埃斯肯納齊在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上可謂叱吒風云:

1999年,香港蘇富比,成化鬥彩雞缸杯,2650萬港幣,創下明代鬥彩器物的世界紀錄;2005年,倫敦佳士得,元代人物故事「鬼谷下山圖」青花罐,1568.8萬英鎊(約合人民幣2.3億元),創下中國藝術品的世界紀錄;2008年,倫敦蘇富比,唐鎏金銀蓋碗,158萬英鎊,創下唐代銀器的世界紀錄;2009年,英國伍利沃利斯拍賣行,清乾隆鎏金銅座碧玉水牛,340萬英鎊,創下中國玉器世界紀錄;2015年,倫敦蘇富比,唐三彩鳳首執壺,272.5萬英鎊(約合人民幣2670萬元),創下中國唐代陶瓷世界紀錄……

然而,在一位業內人士看來,中國出不了埃斯肯納齊。埃斯肯納齊的眼力並不比大多數中國同行強,埃斯肯納齊的眼光主要得益於他所在社會的客戶環境和社會觀念。

其實,埃斯肯納齊之所以能夠獲得成功,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他的「朋友圈」,其中既有像瑞典國王古斯塔夫六世、英國查爾斯王子、法國前總統希拉克這樣的名流政要,也有李雪曼、耿寶昌等各大博物館的專家學者,當然還包括那一個個在藝術品收藏領域內響噹噹的名字:賽克勒、安思遠、何鴻卿、葛士翹、趙從衍……

事實上,古今中外收藏界,只要有建樹的藏家,都擁有一個不凡的「朋友圈」。像收藏大家王世襄的幾位至交中,就包括了像張伯駒、陳夢家、朱家溍和汪曾祺等。他們或和王世襄同年,如朱家溍;或年長於他,亦師亦友如張伯駒、陳夢家;或稍年少如汪曾祺,正因為他們堅守的成果,換來的是「給予中國文化更高的重視」。

如何評價一個藏家的成功?不少人以其擁有的藏品數量以及珍罕度作為重要的參與標準,然而對於其朋友圈卻鮮有人關心,而這恰恰是不應該忽略的。就拿目前最受追捧的吳湖帆來說,他的朋友圈之廣,已經出乎了多數人的預料,像在上世紀30年代的某一個月的日記中,與他走動的朋友就包括:張大千、謝玉岑、劉定之、盛秉筠、葉遐庵、陳巨來、龐虛齋、張善子、馮超然等等。其中既包括大名鼎鼎的收藏家和詩人,也有篆刻巨匠、刻竹名家、裝裱高手,這或許可以從一個側面顯示出當年的「三吳一馮」,在目前的收藏市場上,只有吳湖帆的作品能夠進入一線行列。

在收藏界有一句老話:圈子比眼光更重要。許多人從媒體看到的劉益謙,似乎就是「他不止一次地表示自己『不懂藝術』,被人譏為『土豪』」。然而,他們忽略的卻是說自己「不懂藝術」的劉益謙,遠遠好過那些「紙上談兵」的「磚家們」。劉益謙每一次出手的背後,不僅是為龍美術館增加了豐富的收藏,更為重要的是通過一次次在拍場上出手,讓他擁有了廣泛的收藏界的朋友圈,無論是與張宗憲的「忘年交」,還是與中國眾多收藏名家的「兄弟情」,都讓劉益謙收益匪淺,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可以看到劉益謙目前涉及的藝術門類越來越多,從古代書畫到永樂唐卡,從官窯瓷器到宮廷藝術品。

都說「娛樂是個圈」,但收藏更是一個「圈」:找對圈、跟對人,才能買到精品、珍品。藏家要躋身於藝術市場,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掌握藝術市場的商業規則。只有這樣,才能讓藏家在瞄準作品時有的放矢、具有遠見。

中國藝術市場「大鱷」劉益謙的每一次出手後,其藏品都可以通過展覽發揮更大的效用,收穫更大的朋友圈。收藏的目的,不僅在於投資與購買,更在於擴大朋友圈。如果能理解這個,就會發現藏品更大的價值。而「朋友圈」,恰恰是當今中國藝術品市場最稀缺的資源。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