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午餐

與FT共進午餐:愛德華•斯諾登

這位「稜鏡計劃」的披露者抨擊他所客居的俄羅斯,暗指該國與近期針對美國政府的黑客攻擊有瓜葛,並稱他仍對美國心懷忠誠。

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抨擊他目前客居的國家,他批評克里姆林宮的人權記錄,並暗指俄羅斯與近期兩起針對美國政府的重大黑客攻擊事件有瓜葛。

在「與FT共進午餐」(見以下採訪全文)中,他吐槽莫斯科「做得太過,採取了完全沒有必要、代價高昂並且損害個人和集體權利的行事方式」,並說他依然對美國懷有最大的忠誠。

在他看來,上個月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間諜工具被泄露一事——可能是俄羅斯所為——是向美國政府發出的「含蓄威脅」。他說,這伙叫做「影子經紀人」的黑客要將美國國家安全局用於入侵外國網絡的計算機代碼拍賣,其用意是要讓華盛頓看看,這些代碼有多不堪一擊。

斯諾登堅稱,所有與俄羅斯官員之間的交涉都是由他的律師出面進行的。「我和俄羅斯並沒有很多關聯,這是有意的,因為——儘管這聽起來很瘋狂——我依然計劃着要離開。」

……

要約斯諾登一起吃個午餐不太容易。這位美國國家安全局的前工作人員不想在莫斯科的哪一家餐廳談話,因此,通過一位中間人,我們決定就在我住的酒店碰面,冒險嘗試一下客房服務。他自會在約定的時間露面。我只需要知道這一點。

結果斯諾登遲到了20分鐘。他一身休閑打扮,穿着黑色牛仔褲和一件保守的黑色V領T恤,戴着一副沒有品牌logo的墨鏡。他打量了一番金蘋果「精品」酒店(Golden Apple)——從這裡溜達到克里姆林宮需要半小時——狹小昏暗的203號房間,一副在這種地方住過很長時間的樣子。

這個房間和香港美麗華酒店(Mira Hotel)1014號房間比起來怎樣呢?2013年6月他在那個房間里住了一周,作為世界頭號通緝犯——在他與挑選的幾名記者分享了美國國家安全局許多最嚴加保守的秘密之後。

「小一點,但也沒多大不同,」他說。「香港那個房間在這裡有一面浴室的玻璃牆,」他指着一面普普通通的牆壁說道,牆上掛着一幅在酒店房間里常見的水彩畫。

美麗華酒店1014號房間內的布置將隨着一部影片的上映而更加為人們所知。奧利弗•斯通(Oliver Stone)執導的斯諾登傳記片於9月16日在美國上映,約瑟夫•戈登-萊維特(Joseph Gordon-Levitt)飾演泄密者斯諾登一角。片中最緊張、最具幽閉恐懼氣氛的鏡頭是在慕尼黑一個飛機庫般的攝影棚內重建的1014號房間里拍攝的。

3年前他住在美麗華酒店1014房間的那一周過得相當緊張,因為他的爆料,兩名《衛報》(Guardian)記者寫出了第一波披露當今情報部門能夠使用在民眾身上的全部監聽能力的報導。在他披露自己是消息來源後,一些人將他譽為英雄,另外一些人提出應該讓他坐電椅。我那時候還沒有見過他,我對他的全部認知都來自於我們的資深記者尤恩•麥卡斯基爾(Ewen MacAskill)的判斷,他和斯諾登會面後,打電話來彙報——學好萊塢電影使用事先商量好的暗號——「吉尼斯很棒」(譯註:表示斯諾登的消息是真實的)。

我第一次看見他的面孔大約比世界上其他人早一個小時——由勞拉•波伊特拉斯(Laura Poitras)拍攝的、麥卡斯基爾和格倫•格林沃爾德(Glenn Greenwald)兩位記者採訪斯諾登的視頻被發送到了紐約。就像在場所有其他人一樣,斯諾登的年輕——他蓄着胡茬——讓我震驚,他的思維縝密和能說會道也讓我印象深刻。現在,33歲的斯諾登臉上的胡茬少了一點,頭髮也比那時候長了一點。他說他在莫斯科可以自由地到處走,很少被人認出來,這一點讓人驚訝,因為從他的第一張照片給我們留下印象以來,他幾乎沒什麼變化。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