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拆分北京

「拆分北京」系列報導之七:新城能拿到信任票嗎?

打開地圖看一下,繞北京的大七環統統被列入新城的範圍。那麼,「都是新城」和「都不是新城」又有什麼區別?

【編者按】2015年7月,中共北京市委宣布,北京將在通州區加快建設「行政副中心」,這一政策後來被民間形象地解讀為「北京遷出北京」,或者說把「作為首都的北京」和「作為北京的北京」拆分開來。「遷出」和「拆分」對於北京這座城市來說,或許是必有之義。然而,這次大搬遷最終能否達到決策層所期待的效果?目前生活在北京市的兩三千萬人口,他們的生活已經、即將受到何種深遠影響?在官方規劃公布一年之際,FT中文網邀請資深媒體人黎岩撰寫「拆分北京」系列報導,試圖梳理這一政策出台的政治、歷史淵源,並分析這一重大行政決定與一代人的生活軌跡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以下是本系列完結篇。

今年夏天,房山區長陽鎮的十幾個小區都特別不消停。幾千名業主忙於各種性質不同的維權,但核心訴求只有一個——孩子上學。

萬科長陽的兩個樓盤曾在賣房時承諾業主可以上開發商共建的重點學校北京小學,並出示了丰台區教委、西城區教委、開發商和北京小學簽署的四方協議為證,為此不少業主甘願接受比周邊貴出一成多的房價,但搬進去沒幾年,高價買了學區房的業主卻被擠到名單之外。

建在長陽西站周邊的兩個小區,曾有官方公布的教育規劃顯示,2014年小區旁邊將開工建設兩所中小學,但至今那裡還是一片被圈起來的荒地。不少孩子不得不鑽過京廣鐵路的下穿橋洞,走過一段無護欄、常積水、沒路燈的危險道路,到20分鐘步程之外的長陽中心小學求學。

房山區曾是2007年北京規劃的重點發展新城之一。當年,北京市共規划了11座新城,其中房山區的交通相對發達,環境建設也相對齊全。近十年來,房山先後引進了北京四中、北京鐵二中、北京三十五中、北京小學等30多所優質學校開辦校區或分校。此後不久,長陽鎮先後誕生了多塊「地王」,房價從2007年公布規劃時的三四千元,幾年間被推高至兩萬元上下。

然而,幾年後紛紛走出家門維權的房山新居民有力地證明了此前區政府做出的不少承諾均未落地,這裡的發展並不令人滿意。

理論上講,北京不僅僅只有通州能夠承接被疏解出去的產業和居民,整座城市預備了昌平、大興、懷柔、密雲、門頭溝、平谷、延慶、房山、順義、通州和亦莊等11座新城。而在北京周邊,更有隸屬於河北和天津的13座新城擔當起第二道防線。然而,至今為止只有通州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房山居民的遭遇,恰恰是除通州以外的新城遲遲不見發展的首要原因。各種資源和力量的投入,往往在現實中被消磨、被降低,最終喪失了應有的吸引力。

21世紀,不再會有類似於美國大淘金時代時人們自發聚集而形成城市的可能。現代化大都市,早已成為考驗和衡量管理者綜合水平的複合性課題。城市規劃和治理也成為一門具備高度專業性的綜合學科。

從專業角度講,規劃和設計城市需要考慮天際線、通風廊道、城市功能、綜合景觀等諸多因素。而從最實際的角度出發,規劃者至少需要足夠的引導力,能讓資源和人口的配置方向符合自己的預設規劃。而引導力的構成,無非是交通、醫療、教育、定居成本、生活成本等等能左右人們決定的資源。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