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拆分北京

「拆分北京」系列報導之六:「三不管」的北三縣是機遇還是悲劇?

黎岩:在大廠、三河、香河,除了飛漲的房價,它們並未獲得更多發展動力。這也使得房價的支撐力變得薄弱。

【編者按】2015年7月,中共北京市委宣布,北京將在通州區加快建設「行政副中心」,這一政策後來被民間形象地解讀為「北京遷出北京」,或者說把「作為首都的北京」和「作為北京的北京」拆分開來。「遷出」和「拆分」對於北京這座城市來說,或許是必有之義。然而,這次大搬遷最終能否達到決策層所期待的效果?目前生活在北京市的兩三千萬人口,他們的生活已經、即將受到何種深遠影響?在官方規劃公布一年之際,FT中文網邀請資深媒體人黎岩撰寫「拆分北京」系列報導,試圖梳理這一政策出台的政治、歷史淵源,並分析這一重大行政決定與一代人的生活軌跡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以下是本系列第六篇文章。

2015年中時單價不足6000元/平方米的河北省香河縣,現在已經全面超過兩萬元。即使如此,來勢洶洶的買房人還是把售樓處擠得水泄不通。8月初新開的一個樓盤,甚至有買房人為了搶先一步而砸碎了售樓處窗玻璃。而他翻窗而入去爭搶的,不過是一個交納25萬元定金後或許能夠排到的買房資格號碼。

曾在2010年房價腰斬至每平方米四五千元的三河市燕郊鎮房價,因配套設施相對齊全而迅速飆升,目前單價已經全面超過三萬元。

金隅,一家小有實力的北京國企,從今年起開始欣喜於自己當初的眼光。兩年前,金隅以每畝不足萬元的價格在大廠縣成立了一個數千畝的工業園區。至今園區主體建築尚未落成,但地價早已漲至將近20萬元。

毗鄰通州「城市副中心」最近的大廠、三河、香河三個隸屬河北省廊坊市的縣城(三河為縣級市),被統稱為「北三縣」。自從北京市行政班子搬遷的消息傳出,「北三縣」成了最早獲利的一片區域,但途徑卻仍然是這十幾年來最單調和有效的——賣房。

中介店鋪迅速頂掉了一個個餐飲、超市,批量出現在樓群底商里。開著蹦蹦或電動自行車拉著看房人走街串巷的經紀人成了街面上最常見的人。幾乎沒有任何緩衝時間,「北三縣」直接做好了準備,敞開大肚等待承接北京疏解而來的人口熱潮,而頭一批邁進這個行列的購房者,大多都帶有強烈的投資目的。

北京市行政班子搬遷的決定在2015年7月正式宣布,但在此之前的幾個月,此事已經在悄然醞釀,北京市的核心行政機關內已有傳聞。恰恰在這段時間,最鄰近通州新城的大廠縣出現了一波房產熱銷行情。此前,大廠境內積壓了大批待售樓盤,價格已經在五六千的位置上橫盤了幾年。從2015年4月起,那些樓盤迎來了大量北京買房客,幾乎都是人均兩套起買,挑最好的位置,最好的戶型。兩個月內,就把單價抬高了兩千塊錢。

2015年7月,搬遷消息正式宣布,投資者和河北房地產商的角力也由此開始。

突然瘋狂起來的大廠房價迅速佔據了廣大媒體的重要位置。後知後覺的市民再攜款奔赴河北時,卻發現大廠縣還沒賣出去的樓盤迅速進入捂盤惜售狀態,或是在一周之內就凌空跳漲三四千元,甚至有的樓盤還要先花十萬元去買一個購買資格。遠程而來卻沒買到滿意房子的人自然怨聲四起。其中最主要的一種說法,就是「早早知道消息的公務員老爺們又撿到了天底下最好的好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