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拆分北京

「拆分北京」系列報導之五:誰能越過「積分落戶」這座玻璃門

既要控制北京市人口,又要設出一座門檻讓合乎標準的人能夠邁進北京,這種左右互搏的要求,是一道天大的難題。

【編者按】2015年7月,中共北京市委宣布,北京將在通州區加快建設「行政副中心」,這一政策後來被民間形象地解讀為「北京遷出北京」,或者說把「作為首都的北京」和「作為北京的北京」拆分開來。「遷出」和「拆分」對於北京這座城市來說,或許是必有之義。然而,這次大搬遷最終能否達到決策層所期待的效果?目前生活在北京市的兩三千萬人口,他們的生活已經、即將受到何種深遠影響?在官方規劃公布一年之際,FT中文網邀請資深媒體人黎岩撰寫「拆分北京」系列報導,試圖梳理這一政策出台的政治、歷史淵源,並分析這一重大行政決定與一代人的生活軌跡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以下是本系列第五篇文章。

從8月11日開始,一個小遊戲就在微信朋友圈內流傳——按照遊戲的選項一頁頁勾選下來,最終會得到遊戲者能夠在北京獲得的落戶積分。

作為全國最後一個出台積分落戶政策的大城市,北京雖然在政策要求的最後時刻搭上了這班車,但是該政策遠高於其他城市的積分條件,和每年隨著總量控制隨時變化的落戶人數,使得這個飽受期待的政策很難不成為一座玻璃門——看得到前面的光亮,但就是過不去。

2014年7月國務院出台《國務院關於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時,文中所透露的訊息就讓北京市主管官員心頭一緊。在同一個文件中出現的兩項要求——「嚴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規模」和「合理確定大城市落戶條件」,對於北京來說無異於自相矛盾。

既要控制北京市的人口,又要設出一座門檻讓合乎標準的人能夠邁進這座城市,這種左右互搏的要求,對於在人口調控方面始終停留在計劃經濟水平的城市管理者來說,是道天大的難題。

如果再將國務院的這個戶籍改革意見和五個月之前相對照,這更是又一次不小的「分歧」。

2014年2月26日,習近平視察北京,當場為北京定下了「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首都核心功能,不屬於這四項的均為非首都功能,要逐步遷出北京。此後的京津冀協同發展、北京市屬機關搬遷通州等一系列行動都與此高度相關,但「合理確定大城市落戶條件」無疑是與上述要求反向而行。

外來人口一直是北京市常住人口增長的主要原因。從2000年到2015年,北京常住外來人口年均增速為8.1%,遠遠超過戶籍人口年均1.3%的增速。而積分落戶政策的直接對象正是長期「北漂」者。如果他們的預期是能夠通過積累積分最終獲得北京戶籍,無疑會極大削減他們離京的動力。

人口控制和積分落戶兩項政策的逆行相悖之下,北京成為了這一政策毫無懸念的拖後腿者。在國內幾個大型城市中,上海在早於國務院文件的2013年就對持有上海市居住證的「新上海人」打開了落戶大門,截至2016年初已有2.6萬人通過積分落戶獲得戶籍;2015年起廣州也已開展積分落戶,當年就接收了4500個落戶者;而在深圳,3000至5000元代辦積分落戶全流程的中介已經形成了一條成熟的產業鏈。

但北京一直巋然不動。

直至2015年12月,北京公布了積分落戶的徵求意見稿,這個發布時間幾乎是卡著國務院要求的最後時限。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