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存儲世界

中國數據開放之路

高豐:部分地方政府通過開放數據競賽,利用政府數據資源吸引企業,但數據開放這一原本的主角卻蹤跡全無。

2010年,我尚在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攻讀博士學位時,第一次接觸到了開放數據(Open data)的概念和實際應用。當時由南安普敦大學EnAKTing項目組所開發的犯罪地圖,能夠讓人們了解自己生活區域周邊發生的偷盜、謀殺等罪案情況,而正是透過這一應用,我驚訝地發現離學校不遠處的居民區居然在兩天前剛發生一起謀殺案。而這一應用的成功背後,則是英國政府自2009年起便推動的政府數據開放計劃,其使得與民眾息息相關的政治、經濟、社會、民生類數據得以免費自由地被任何人去利用,從而讓終端的用戶能夠透過數據這一透鏡去了解自己身處的城市,監督政府,參與城市建設。

而在英國開放數據茁壯發展之時,開放數據對於中國的大眾而言,則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概念。可以說,在2013年以前,簡體中文世界裡,關於「開放數據」的資訊是一片荒漠。唯有在繁體中文的世界,才能從台灣和香港獲取到開放數據的資料,了解到港台地區第一線的實踐和思考。

2013年,我從英國回到上海,以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中國大使的身份藉助社交媒體傳播開放數據的理念和知識。得益於彼時新浪微博在中國大陸的流行,由此結實了一批熱心於此話題的同好。而在2014年初,由開放知識基金會中國聯合數據新聞、城市規劃、環保、數據科學等若干個社群共同發起了「開放數據中國」,以建設和培育開放數據生態為社群使命。而這一社群的誕生,使得開放數據在中國的推動工作不再是由一個單一機構來完成,而是由不同行業和領域的機構針對各自特點來開展相應工作,進一步吸引和支撐各類群體在開放數據供求兩端中的發展。

但開放數據倡導者一直不得不面對的一個現實是,開放數據作為一個舶來品對於中國社會而言的確是一個曲高和寡的議題。雖然有一批意識超前的城市規劃工作者、新聞工作者等在行業內部開始就此議題開展討論,呼籲政府數據的開放,但長期以來,它都算不得是一個真正得到國家機器認可和推動的話題。

而這一切直到2015年秋才得以改變。

地方政府先行試驗,對外卻保持低調

2015年9月,國務院發布了《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綱要首次在國家層面推出了「公共數據資源開放」的概念,將政府數據開放列為了中國大數據發展的10大關鍵工程。綱要設定了兩個關鍵目標:2018年底前將上線國家政府數據統一開放平台,以及2020年底前「逐步實現信用、交通、醫療、衛生、就業、社保、地理、文化、教育、科技、資源、農業、環境、安監、金融、質量、統計、氣象、海洋、企業登記監管等民生保障服務相關領域的政府數據集向社會開放」,自此開放數據在中國進入了主流輿論的隊列。

但實際在2015年以前,一些中國地方政府就早已開始了政府數據開放的試驗。

2011年,上海市政府就率先開展了政府數據開放的可行性研究,並擬定了政府數據開放試點計劃。包括上海市公安局、商務委等在內的9個市級委辦局參與其中,在各自網站上開闢數據產品的欄目,發布格式易於機器讀取和處理的政府數據。次年6月,上海市政府隨即推出了全國首個開放數據門戶,上海市政府數據服務網(datashanghai.gov.cn),正式對外提供一站式的政府數據資源,首批重點開放政府審批、備案、名錄類數據。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