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科技

分析:優步在中國何以「知難而退」?

優步和滴滴兩個死對頭之間突然締結的和平協議,標誌著優步首次在一個海外市場認輸告退,它意識到自己在中國打不贏這場代價高昂的補貼戰。

去年這個時候,優步(Uber)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在風塵僕僕地為優步中國(Uber China)籌資,尋求拿下中國市場,他形容這個市場是「對優步而言最大的未開發機遇之一」。

卡蘭尼克親自監督優步在中國的成長,他多次前往中國,去年有近五分之一時間在中國度過。他宣布相關計劃,擬分階段把優步擴張至50個城市和100個城市。

然而,優步突然決定將其中國業務單位出售給競爭對手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突顯了幕後展開的代價極其高昂的角力。為了贏得市場份額,兩家公司都投入大筆資金補貼司機和乘客,其中優步每年支出10億美元以上。

根據兩個死對頭之間的和平協議,優步和滴滴將相互持股。該協議標誌著優步首次在一個海外市場認輸告退。

出售優步中國(此前其承受著優步所有經營單位中最慘重的損失)是讓優步邁向盈利的一步,並為該公司聚焦於雄心勃勃的技術項目(如測繪、遞送和無人駕駛汽車)掃清了道路。

這筆交易還指向一個拼車新時代的開始,在這個時代,整合(而非擴張)可能成為主流。

過去兩年期間,空前大量的資本被投入世界各地的網約車企業,引發了雷同服務之間的激烈競爭。

優步和滴滴是近期兩個最積極的籌資人,實現了250億美元的籌資總額,其中大部分在過去一年籌得。

由於網約車是一個贏家通吃的市場(擁有最多司機和乘客的公司具有優勢),因此許多公司把自己的風險資金投入面向乘客的高額補貼。

然而,既然優步和滴滴叫停了它們在中國的死磕,承認這些補貼戰爭不可持續(就連資本最充足的公司也不例外),那麼其它公司更有可能效仿。受到較大壓力的公司將包括優步在美國的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Lyft,以及正在印度與優步大打補貼戰的Ola。

優步與滴滴達成的交易也表明,相比市場領軍者的誘人前景,處於第二位的網約車公司的投資者更難得到同樣超大的回報。

出售優步中國後,優步將獲得一類新的滴滴股票,這部分股權將帶來18%的經濟權益和6%的投票權。

根據最新一輪籌資使滴滴達到的280億美元估值,這部分股權價值約50億美元,取決於如何計算得出經濟權益。優步中國的其他投資者也得到小筆股份。

這些條款可能被視為令人失望,因為優步已向在華業務投入逾20億美元自有資金,且之前提到優步中國的估值達到70億美元。優步中國的其他投資者——包括百度(Baidu)——總共將獲得滴滴不到1%的股權。

然而,這筆交易確實提供了一條體面的退路,此前一段時期越來越明顯的是,優步不太可能在中國勝出。

當優步在2014年首次進入中國市場時,卡蘭尼克曾稱其弱勢地位是吸引力的一部分。

「每當我們被捲入一場關於我們在華努力的討論,多數人認為我們要麼幼稚,要麼瘋了,或兩者兼而有之,」他周一在Facebook發帖寫道,「那時我們當然有不同的看法。」

然而,當中國最大的兩家網約車企業——滴滴和快的(Kuaidi)——在去年初合并後,優步在中國的任務變得困難得多。之前滴滴和快的彼此展開激烈競爭,但在合并後,它們集中火力對付優步。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