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拆分北京

「拆分北京」系列報導之一:東六環外升起的新北京

FT中文網推出「拆分北京」系列報導,梳理「北京遷出北京」政策出台的政治、歷史淵源,並分析此舉與一代人的生活軌跡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

【編者按】2015年7月,中共北京市委宣布,北京將在通州區加快建設「行政副中心」,這一政策後來被民間形象地解讀為「北京遷出北京」,或者說把「作為首都的北京」和「作為北京的北京」拆分開來。「遷出」和「拆分」對於北京這座城市來說,或許是必有之義。然而,這次大搬遷最終能否達到決策層所期待的效果?目前生活在北京市的兩三千萬人口,他們的生活已經、即將受到何種深遠影響?在官方規劃公布一年之際,FT中文網邀請資深媒體人黎岩撰寫「拆分北京」系列報導,試圖梳理這一政策出台的政治、歷史淵源,並分析這一重大行政決定與一代人的生活軌跡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以下是本系列第一篇文章。

2015年6月起,一個詞語開始密集出現在北京市官方媒體的報導中:「新航程」。據稱,這是中共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連續幾天輾轉反側時突然「靈光一現」想到的。

7月11日傍晚,人們終於知道了這個詞語的真實含義。在當天閉幕的北京市委全會上,發布了「加快規劃建設北京市行政副中心」的消息。官方表態中關鍵的四個字「聚焦通州」和一個時間點「2017年取得明顯成效」,令此前多年的傳言得以證實,甚至被大大超越。

此前,無論是北京市居民的直觀感受,還是官方統計數據,都指向同一個結果:「京城居,大不易」——北京這座城市已經不堪重負。由於建國以來的規劃不當,經濟、政治、文化、交通、科研、國際交往……幾乎所有的城市功能都向這裡聚集。

直接後果是,大量全國性的行政、醫療、教育資源扎堆北京,大量人口也隨之被吸引過來。北京,尤其是三環以內的北京城,繁華程度比肩國際頂級大都市,但北京周邊地區,包括天津、石家莊在內的所有城市,在「虹吸效應」作用下被吸走大量資源,發展程度與北京中心區形成強烈反差。

北京市水務局的調查數據顯示,1999年至2011年北京年均形成水資源量僅21億立方米,用水總量卻在37億立方米左右。長期的用水透支,在北京地下吃出了一個個漏斗區,北京東部沉降嚴重早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是,今年6月國際科學期刊《遙測》發表的一份由首都師範大學陳蜜等學者進行的研究顯示,在北京東部的部分地區,發生了每年平均超過10厘米的地面沉降,遠高於此前官方估計。

十幾年前在春秋季肆虐沙塵暴和近幾年「四季無休」的霧霾,也讓「北京咳」成了國際媒體上頻現的專有名詞。

與此同時,更多人口仍在湧入北京。根據官方數據,2015年末北京常住人口為2170.5萬人,但同期社保統計數據卻顯示出常住人口已經超過3000萬。世界範圍內,達到這一數據的也不過東京和雅加達兩個城市。

作為普通民眾生活的城市,超載的北京已經變得日益不宜居、不友好,居民怨氣日高;作為中共領導機關和中央政府的辦公地,北京種種捉襟見肘的窘態也令高層日益擔憂和不滿。這成為促成搬遷政策在2015年最終出台的最主要動因。

其實,「北京遷出北京」的官方規劃早已有之。曾任北京市市長、現在執掌中紀委大權的王岐山就曾提出過這個設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