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英國退歐公投

英國脫歐仍有迴旋餘地

拉赫曼:英國脫歐公投與丹麥和愛爾蘭否決歐盟重要條約的公投十分相似,結果是歐盟讓步、兩國舉行二次公投。

所有好的劇情片都包含這樣一種元素:令人難以置信的情節帶來的緊張感。英國脫歐也同樣如此。上周五凌晨4點,我懷著對脫歐公投結果的鬱悶上床睡覺。第二天,我的鬱悶進一步加深。不過接下來,我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這部電影我曾經看過,我知道結局是什麼——並不是英國脫離了歐盟。

對於這種令人震驚的公投結果,任何長期觀察歐盟(EU)的人應該會似曾相識。1992年,丹麥人投票否決了《馬斯特里赫特條約》(Maastricht treaty)。愛爾蘭人在2001年否決過《尼斯條約》(Nice treaty),在2008年還否決過《里斯本條約》(Lisbon treaty)。

上述每次否決的結局是什麼?歐盟始終繼續推進。歐盟其他成員國向丹麥和愛爾蘭作出了某些讓步,兩國舉行了二次公投。而在第二次公投時,他們投票接受了相關條約。那麼,了解這段歷史的話,為何還要相信英國公投結果已經板上釘釘了呢?

沒錯,英國的問題存在某些新的元素。英國已投票選擇徹底脫離歐盟。英國也是個比愛爾蘭或丹麥更大的經濟體,這會改變英國在對外關係中的心理。還有確信無疑的一點是,這部電影中的主要演員似乎認為事情是動真格的。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在公投後宣布辭職,而英國的歐盟金融服務專員喬納森•希爾(Jonathan Hill)也緊隨其後宣布了辭職。

然而,已經有跡象表明,英國或許正邁向二次公投,而不是標著「出口」的大門。早在今年2月,脫歐派領導人、可能的下一任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曾暗示過他的真實想法,當時他說:「只有一種辦法能讓我們得到我們需要的變革——就是投票脫離歐盟。因為,整個歐盟歷史表明,只有當一國人民說不的時候,歐盟才會真正聽進去。」

丹麥就《馬斯特里赫特條約》開展公投時,約翰遜正在布魯塞爾當記者,他非常熟悉關於二次公投的歷史。此外,很多人都知道他從來就不是頑固的脫歐派,在做出選擇前的最後一刻,他還在猶豫到底選哪邊。

他的主要目標幾乎可以肯定是成為英國首相,投身於脫歐拉票運動只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手段。一旦約翰遜入主唐寧街10號,他可能會逆轉對歐盟的立場。

不過,我們的歐盟夥伴真的願意配合麼?可能性非常大。從沃爾夫岡•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領導的德國財政部的口氣中就可以看到這一點,該部提到要為英國磋商出一種「準」成員身份。事實上,由於英國不是歐元區或申根(Schengen)免護照區的成員國,英國已然享有一種準成員身份。磋商出某些更進一步的辦法,讓英國能夠在與歐盟核心區保持距離的同時,仍然能夠進入這個單一市場,這麼做只不過是為已經存在的模式增添些細節。

那麼,應該提出什麼樣的新讓步呢?這個答案很容易給出。約翰遜需要賴以贏得第二次公投的東西,就是一個針對人員自由遷移的緊急制動裝置,讓英國可以在遷入的歐盟成員國公民人數超過一定水平時,對該人數進行限制。

回過頭來看,在今年初卡梅倫就有關英國成員國身份條款與歐盟重新談判時,歐盟沒有給予卡梅倫這樣的讓步就是個巨大的錯誤。而最終令卡梅倫輸掉公投的,很可能正是由於他無法做出這樣的承諾:英國人可以為移民人數設定上限。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