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消費

中國遊客去日本尋覓威士忌

隨著日本威士忌近年突獲殊榮,中國遊客開始到日本鄉村尋找珍稀陳年佳釀,然後在國內灰色市場高價轉賣。

要當一個21世紀的尋寶獵人,你需要4樣東西:一輛租來的汽車,一張中國返程票,放手乾的氣魄,和一張標記著日本鄉村之中落滿最多灰塵、最不成功的售酒店鋪的地圖。

備好這些東西,再加上一定數額的初始資本,你就可以利用高端威士忌市場的失衡以及上等日本威士忌在世界範圍內的短缺來獲取利潤了。

對於那些沒有精力或者專業知識玩轉小鎮威士忌尋寶的人而言,也可以在東京市中心小賺一筆,購買資生堂(Shiseido)的安耐曬(Anessa)防晒霜,三宅一生(Issey Miyake)Bao Bao系列包和卡樂比(Calbee)的Calbee Frugra水果格蘭諾拉麥片,然後在上海加價快速脫手。

同時,日本鄉村威士忌尋寶也變得越來越狂熱,尋寶者日益深入偏遠地區。中國遊客已經意識到,日本經營狀況不佳的售酒夫妻店發霉的倉庫里藏著多年前日本國內經濟形勢更好的時候囤積下來的沒有賣掉的威士忌,尤其是在那些當地人口大多是老年人的地區。這些威士忌在中國灰色市場上賣出能獲得巨大的溢價。

據日本神奈川縣的5名店主對英國《金融時報》記者的敘述,他們已經形成了一種模式。中國遊客似乎瞄準了那些因為當地人口喝酒減少,就算買威士忌也傾向於購買更便宜的調和威士忌,因而看起來處境艱難的老店。

有時候,在很多這種店鋪後面的車庫裡,藏著品質非常優良的日本單一麥芽威士忌。神奈川縣一家小店73歲的店主描述,他將最後兩瓶有年份的Nikka單一麥芽威士忌賣給一車中國人,一個小時以後,他聽到刺耳的汽車剎車聲,那些人消息驚人靈通的同胞停車問他,他的倉庫里是否真的什麼都不剩了。

一些較大的酒類專賣店店主表示,大約3年前,日本陳年威士忌的短缺就開始顯現了。其中最優秀的威士忌——三得利(Suntory)的「山崎」(Yamazaki)18年雪莉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可能是其中最有名的——突然之間獲得了各類全球獎項和包括「近乎難以形容的非凡」這種措辭在內的美譽。

一切都很棒,除了20年前三得利的山崎蒸餾廠計算產量的時候,並不知道山崎將要獲得這些獎項,也不知道未來中國的需求會達到如此規模。和其他所有人一樣,日本的威士忌蒸餾廠並沒有預見到這樣一股讓中國赴日遊客從2011年的100萬人次增長到2015年的近500萬人次的旅遊熱潮。

在東京的百貨商場和日本的國際機場的免稅店,供求失衡的結果令人驚嘆:在網路和實體店鋪中,山崎25年單一麥芽(在一個最近建立的網站上標價為13.5萬日元——合1268美元)幾乎已永久售空。

幾年前,希望前往日本尋覓高端日本威士忌,供自己飲用或者以兩倍、甚至高達6倍的價格在國內加價售賣的中國人,開始踏足東京郊區的百貨商店。

周邊縣鎮中更精明的店鋪也參與了進來。在千葉縣經營店鋪的Masanori Kaneko開始在網上進行銷售,接受中國客戶對山崎和另一個威士忌品牌Hibiki的問詢。「不過,我們極少有存貨。」

同時,尋寶獵人們深入日本農村的腹地。大獎是什麼?一家在日本上世紀80年代泡沫達到巔峰的時候進貨的當地酒鋪,店裡囤積的地道佳釀自此一直塵封至今。

譯者/徐行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