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言論

「政治正確」惹了誰?

FT中文網公共政策主編劉波:正面意義上的「政治正確」是理性、對全社會有利的選擇,也是人類幾千年族群交往經驗的總結。

6月12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一個同性戀酒吧發生了一起血腥槍擊案,造成49人死亡,53人受傷。兇手不久被確認為美國公民奧馬爾•馬丁,一個穆斯林,其父母為阿富汗移民。兇手是穆斯林並宣稱效忠「伊斯蘭國」(ISIS)這個情節,最初使美國政府將此事定性為「恐怖襲擊」。但後來又有一些情節被披露,如兇手是該酒吧常客,也可能是同性戀,這讓人覺得,他的施暴動機也可能是非宗教性質的仇恨,如恐同。最終,奧巴馬政府做出定性:這既是一場恐怖襲擊,也是一場仇恨犯罪。

此案發生在美國選戰時期,引起雙方關注,但側重點不同。民主黨推定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把重點放在控槍議題上,共和黨推定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則強調這是恐怖襲擊,要求警惕「極端伊斯蘭」(radical Islam),並重提他的暫時禁止穆斯林入境的動議。然而,由於特朗普的公共溝通方式欠佳、措辭失當等原因,雙方各自表態後,他的民調支持率明顯下滑,落後於希拉里十幾個百分點。

這個結果與一些觀察者預言的「槍擊案有利於特朗普」的說法完全相悖。這也說明了一點:過去西方發生涉穆斯林襲擊事件時,人們經常會草率地把行兇者的宗教信仰視為主要動機,但現在美國也有很多理性的民眾能夠分清其中的區別,全面看待問題,不會因某個事件而陷入對穆斯林群體的整體性恐慌。

但有意思的是,某種形式的「穆斯林恐慌」正在中國網路上蔓延,雖然可能還處於初級階段,但已足以令人擔憂。在這樣的背景下,在近年來在中國國內網路和媒體有關穆斯林的討論中,「政治正確」已經成為常用詞,是否對穆斯林適用「政治正確」變成了一個話題。

這種情況雖然在西方網路上也存在,但嚴肅媒體通常不會過多糾纏於這個詞彙。一個原因是,「政治正確」並非一個嚴謹的政治術語,更不是精確的法律術語,而更像是一種俗語,不同人在使用它時可能指的是完全不同的意思,而嚴肅的公共討論不能以不精確的詞語為基礎。但作為一個外來詞,它在國內吸引了很大興趣,很多人在穆斯林問題上使用該詞時所明示或暗示的意思是:伊斯蘭教可能存在著某種本質上的問題,比如暴力傾向,所以,將其作為一種正常的宗教來對待,只是「政治上」正確,而其實是不正確的,真正正確的做法是對其區別對待,甚至限制一些穆斯林的自由和權利。

本來,在現代文明社會,這不應該是一個爭議性的、需要討論的問題,就連提出來也是違反全球文明共識,令人難堪的。自稱要打破「政治正確」的特朗普,只是要對穆斯林移民入境設置限制,就遭到了世界各國(包括美國的盟國)和聯合國的一致批評,不把穆斯林當正常、平等公民對待的主張,更是不可能得到支持。像這樣的言論和觀點,突破了當今人類文明的底線。但考慮到中國目前網路輿論的特殊情形,我們卻的確有必要把這個問題直接擺出來加以分析,並藉此重新強調一些基本的常識。

最近,在中國知識分子群體中頗有影響力的林達寫的《廉價的政治正確會遮蔽暴恐真相》一文,在中國網路上廣泛流傳。此文雖然缺乏嚴密論證,很多地方語焉不詳,但給大多數讀者的讀後感是,所謂「穆斯林絕大多數不是極端分子」的說法只是「政治正確」,伊斯蘭教本身帶有「危險的部分」,在穆斯林群體中,不同尋常的大比例的人具有極端、暴力傾向。這很容易讓一些讀者認為,伊斯蘭教不能被作為一種正常的宗教來對待。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