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樂尚街

世界文化遺產該怎麼分享?

宋佩芬:西方館藏出借到中國展出,最大的問題是保險費。

「在柏林博物館島上的博德博物館,你可以看到年輕的敘利亞講解員在解說帕爾米拉(Palmyra)雕塑,這些講解員都是不久前從敘利亞逃到德國,他們的家鄉帕爾米拉城已經被ISIS摧毀。我們訓練這些年輕的難民,讓他們用阿拉伯語為來自敘利亞、伊拉克的同胞們講解故鄉的文物古迹。」普魯士文化遺產基金會(Prussian Cultural Heritage Foundation ) 主席赫爾曼•帕爾辛格 (Hermann Parzinger) 向演講廳內擠得水泄不通的觀眾們說。

這是歌德學院花了兩年時間,結合全世界160個分部力量籌備的《分享的遊戲:文化與社會中的分享與交換》文化研討會。為期三天的研討會在德國啟蒙運動的中心兼助長納粹力量的魏瑪舉行,一共有來自40個國家,100多位學者、哲學家、理論家、音樂家、藝術家、建築師、行動主義分子,以及各式各樣的專業人士參與。75場研討會中有以浮士德與魔鬼為故事的線上遊戲,也有經濟學家傑里米•里夫金 (Jeremy Rifkin) 談《分享在第三次工業革命與零邊際成本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演講,而帕辛格所討論的是《被分享的遺產》,探討該如何詮釋與分享非歐洲以及來自其他殖民地的文化遺產。同台發表看法的還有歌德學院的院長克勞斯-迪特爾•萊曼 (Klaus Dieter Lehmann)、前大英博物館館長與洪保論壇創辦人之一的尼爾•麥格雷戈(Neil MacGregor),以及歷史學者西格麗德•威格(Sigrid Weigel)。

研討會的主題雖然叫「分享文化遺產」,討論的內容多半局限於「如何在德國的博物館內展出來自其他世界的文物來與參觀者分享?」。對於外來的文化,博物館應試着理解文化差異,像繪畫在伊斯蘭文化中的意義與西方社會是不同的。讓文物來源國的策展人詮釋自己的文化,這類型的作法已經被許多博物館採納。但博物館仍然可以提供其他方式的「分享」。帕辛格指出在2003年,柏林民族學博物館將館藏的貝寧雕塑出借到巴西里約文化中心,許多黑人血統的巴西人第一次接觸自己非洲根源的文化,文化中心頓時像是朝聖殿堂,超過130萬人參觀這個展覽。民族學博物館「讓當地的人有機會認識自己的文化,或是從更廣泛的角度來認識自己的文化。這不是自大,而是分享。」帕辛格說。

麥格雷戈補充,一位出生於18世紀中葉的英國軍官查爾斯•史都華(Charles Stuart)因東印度公司到了印度,愛上當地文化,開始收藏印度藝術並鼓勵當地人欣賞,但是沒有人有他的熱情。過世之後,他的收藏被納入大英博物館。今天定居英國的印度移民都是透過大英博物館的收藏來認識自己的文化歷史。另外,大英博物館最著名的羅塞塔石上記載了不同國家、時代的文獻數據,博物館花了20年的時間,透過全球智慧分享才解讀了石頭的內容。羅塞塔石雖然歸大英擁有,但是它所記載的內容是讓世界共享的。

在中國,博物館的收藏幾乎清一色來自中國,要如何了解非洲、印度或世界其他角落?麥格雷戈告訴我,雖然洪保論壇十分樂意將館藏與世界分享,「但是最大的問題是,作品到中國展覽,政府不提供保險。」 他說,「在英國展覽,保險費是由政府出的。」他接着指出,英國政府雖然擔起保險責任,並沒有權利干涉博物館的政策。他告訴我,幾年前伊朗博物館要向大英博物館借展,當時英國與伊朗的關係十分惡劣,政府不希望文物借給伊朗,但是大英還是借了。大英博物館的分享政策顯然超越了政府的期待。

在研討會閉幕的酒會上,歌德學院文化部部長安德烈斯•史圖赫爾博士(Andreas Ströhl)告訴我,德文的分享是「teilan」,文字中幾乎帶有分割的暴力。在德文,被分享的物體(geteilt)代表物體永遠不再完整。我告訴他,中文也是,必須先分開,才能夠共同享受。然而,分享空間與分享想法是不同方式的分享,分享不一定要透過切割。不論是設身處地地詮釋文物的意義與用途,還是讓文物到世界巡迴,與他人共享。只要找對了方法,分享世界遺產是大有可能的。德文的 「切割」可以是破壞,也可以是分享,而中文的「分」與「共」雖然相反,「分享」與「共享」卻是相符的。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