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2016美國大選

特朗普是美國地產業避稅的縮影

FT專欄作家邰蒂:如果事情真的就像批評者所懷疑的那樣,特朗普近年裡只繳了很少的稅,那麼,一個令人沮喪的事實是,不只是他一個人這樣做。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把政治規則放在眼裡。如今他又試圖打破一條規則:美國總統競選人公布納稅申報單是早已有之的慣例,但特朗普拒絕這麼做。

他說這是因為國內稅收署(IRS)正在審計他的納稅申報單;批評者指責他有隱情(專家們都認為即使申報單正在接受審查也不妨礙公布)。不管是哪種情況,這場爭議正產生負面影響——主要因為民意調查顯示,三分之二的美國人認為他應當公布納稅申報單。

隨著這場揭發秘辛的戲碼愈演愈烈,美國選民應該感到憤怒的不只是特朗普不肯公布納稅申報單這件事情。公司稅法中針對擁有房地產或從事房地產開發的個人以及建築集團的規定隱藏著更大的醜聞。

因為,如果事情真的就像批評者所懷疑的那樣,特朗普近年裡只繳了很少的稅(或者根本沒有繳稅),那麼,一個令人沮喪的事實是,不只是他一個人這樣做。相反,由於相關稅法中漏洞眾多,對多數地產集團的核查將顯示它們的稅率居然很低。或者,正如一位有影響力的房地產巨頭近來(私下裡)對我提到的那樣:「如果你身為地產商還納稅,那你肯定是個大傻瓜。」

在正常情況下,這些漏洞沒有怎麼引起注意。公司稅極其複雜,而許多大型地產公司屬於私人所有。大型建築公司很少碰到上市公司在稅法方面受到的那種審查。

特朗普納稅申報單所引起的爭議於公眾有益,因為它使人們關注一些稅務操作手法。有些手法是相當多姿多彩的:一個地塊如果被歸類為「農業用地」或者「環保用地」,往往就可以免交某些聯邦和市政稅款。不久前有消息稱,2005年特朗普在新澤西州一處高爾夫球場獲得了3910萬美元免稅,因為他把那塊地捐贈出去用於「保護地役權」,並養了一些山羊、聲稱那裡也是農田。

一些最重要的漏洞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明白的。開發商可以貶低其地產的價值,以減輕稅務負擔,或者以不透明的方式估值。最近還曝光了一件事,特朗普在報稅時聲稱他在奧斯寧(Ossining)一處高爾夫球場的價值僅為135萬美元——而當地房地產經紀人暗示,說它價值5000萬美元比較合適。

如果房地產集團採取合夥制,那麼它們在納稅時可以扣減按揭利息支出。它們也可以運用稅例「第1031條款」。該條款規定,這類合夥制企業如果把自己的房產「交換」另一處房產,則可以遞延繳納房地產銷售的利得稅。

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嘗試限制該條款的使用,但沒有成功。即便一家開發商仍負有納稅義務,它們幾乎總是可以進行相關安排,確保他們的收益按照資本利得而不是收入來繳稅。對於收入最高者而言,這麼做稅率會從39.8%降到23.8%。

這些漏洞並不是房地產行業或者美國所獨有的。但幾十年的遊說,使美國房地產業的稅務漏洞變得尤為極端。儘管這樣導致的稅收損失有多大是個未知數,但FT Alphaville的同事們不久前進行了一些數據運算,從中可以看到一些蛛絲馬跡。

他們使用美國經濟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數據進行計算,發現2011年至2014年期間住宅房地產業是美國盈利水平最高的行業,領先於非住宅地產和建築業。再來看一下納稅情況,建築業排在倒數第三,而非住宅地產和住宅地產行業的納稅排名也遠低於它們的盈利排名。這意味著,房地產行業在創造利潤,但很大一部分利潤逃脫了稅收大網。

從政策角度來說,這看起來很怪異,也是錯誤的。政府過去或許有充分理由支持房地產行業:比如鼓勵城市開發,或者抵消高利率的影響。但如今利率非常之低,而地產開發商是美國國內最富有的群體之一。

所以,現在特朗普的批評者或許應該擴大攻擊。是的,猜測特朗普只繳了多少稅是很有趣;他也大概確實比大多數人都更有「創造力」。但真正耐人尋味的是,特朗普——或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上台的話會怎麼做?他們中有哪一個人能夠確實地堵上房地產行業的這些稅務漏洞?還是只會打壓那些更明顯的目標,比如對沖基金、銀行或科技公司?猜中答案並無獎品。這是另一個讓人憤怒的地方。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