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存儲世界

聯想的戰略悖論

周掌柜:儘管凝聚偉大基因和市場期待,聯想正淪為一家看上去很美的公司,其戰略悖論深刻而隱蔽。聯想面對的挑戰,也是今天中國經濟系統性問題的展現。

不得不承認,分析聯想的時候,很少有人可以跳出聯想的光環以及我們對成功企業的慣性認知。我也不例外。

很多人不太願意否定「中國特色市場經濟」里耳熟能詳的標杆,這些成功或許已經成為了國人自我認知的一部分。我也不例外。

我寫作本文的時候,也陷入了空前的思維悖論:一方面從商業數據上看到了聯想的巨大風險,並且從研究中發現其商業戰略的全面落後;另一方面,邏輯上分析,目前聯想業績下滑的背後隱藏着更大的戰略性缺失,反而此刻應該理性看待目前的挫折。

最新財報很清晰的顯示出聯想的業務下滑:聯想集團2015/2016年度營收為449.12億美元,同比下滑3%;年度凈虧損1.28億美元,去年同期凈利潤為8.29億美元。數據上看,營收下滑並不劇烈,但是從第三方的業務數據看,聯想的手機正在被消費者拋棄,而筆記本電腦業務陷入老化,這可能需要一個定性的判斷。

第三方研究機構賽諾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2月,中國線下手機市場銷量為3357萬台,環比下滑3.4%。行業整體下滑,vivo、OPPO和金立卻呈現逆勢增長,其中OPPO銷量達455.4萬台,環比增長52.4萬台;vivo銷量為444萬台,增長61萬台;金立銷量167萬台,增長16萬台。

對此官方理由是:中國因渠道和業務策略調整,北美因收購MOTO之後產品的切換,聯想低估了整合MOTO移動業務的困難,導致兩地區出現下滑,影響到聯想手機整體銷量。但從另外兩個角度看:其一,聯想作為明星企業,其中國業績中國家支持和補貼佔據不小的份額(此論斷目前並無具體數據支撐),經濟下行中這個支持不會減少,那麼下滑的部分就是純市場化競爭的結果;其二,同期在消費電子市場上,樂視、小米、華為、Vivo、Oppo等公司都在強勢崛起,從這個角度看,這是一場敗仗,而不是利潤減少的定量問題。

也就是說,這個業績可能現有戰略不可逆轉的趨勢節點,不能僅僅歸咎於收購摩托羅拉的整合問題,已經可以判斷這個收購是一個Bad Cost(壞的支出)。

楊元慶發表「罪己詔」,放棄獎金,但並未發表面向未來的全新戰略,這讓投資者多了另一份擔憂:聯想的戰略思想是否脫離了全新的商業時代?如是,聯想被趨勢淘汰的速度將和戴爾、惠普、IBM等公司的衰落一樣,更快且不可逆轉的發生。我更擔心聯想窮盡「中國特色國際化創新」所有利好之後出現的戰略性潰敗。

本文無意批評聯想,甚至我希望能為這家標杆企業呈現更多建設性的思考。

聯想幾乎失去了所有戰略制高點

討論聯想戰略制高點的問題,容易理解的角度是歷史基因。很多分析文章也把聯想的「貿工技」和華為的「技工貿」做了對比,其實這個分析是有失公允的。一方面消費電子行業的產業鏈已經擁有世界範圍內的明確分工,「貿工技」還是「技工貿」已經是一個偽問題;另一方面是兩者根本不是一個行業的公司,華為作為通訊巨頭的對標公司是曾經的阿爾卡特朗訊、愛立信、思科等,而聯想對標的是戴爾和惠普這樣的消費電子巨頭,本質上兩者是無法對比的。

但為什麼讀者願意尋找兩者之間的可比性?其實道理也不複雜,就是在普通人的認知里,首先兩者都是優秀的成功公司代表,彼此作為參照物比較恰當;其次就是覺得華為做大了,聯想踏步不前,所以肯定是「華為對了,聯想錯了」。應該說第二種思維方式的旁觀者不在少數。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