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網路審查

書評:《中國的未來》

米強:中國官員明顯在利用技術工具「翻牆」,卻毫無尷尬之意,在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事務專家、《中國的未來》作者沈大偉看來,這種虛偽進一步說明了一個道理。

去年,《華爾街日報》剛刊發一篇預言中共將步入末路的文章,北京的外交部官員就立即做出了意料之中的反應。據熟悉此次交涉的人士表示,他們要求該報一名資深編輯「立刻撤下它」。

由於該報對1989年「天安門事件」25周年的報導,其官網自前年夏天就在中國內地遭到了封鎖。因此,為了閱讀這篇題為「中國崩潰論」(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的文章,憤怒的中國外交官肯定不得不藉助虛擬專用網(VPN)工具繞過本國的「長城防火牆」(Great Firewall)。

中國官員一直在利用VPN繞過本國自設的互聯網審查機制,卻毫無尷尬之意。在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國際事務教授、那篇惹麻煩文章的作者沈大偉(David Shambaugh)看來,這種虛偽是進一步的證據,證明黨對「硬性威權主義」(hard authoritarianism)的擁抱已使其走上自我毀滅之路。

在詳細闡述「中國崩潰論」的《中國的未來》(China』s Future)一書中,沈大偉寫道:「就連對黨忠誠的人也只是在裝模做樣……政權的宣傳已經喪失影響力,皇帝身上沒有了衣服。」

一年前,人們還普遍不能接受這種說法。那時,中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風頭正勁,不管是朋友還是對手都承認他是自鄧小平(甚至毛澤東)以來中國最具權勢的領導人。但後來,他領導的政府倉促救市失敗,而且在匯率政策上明顯反覆無常,攪亂了全球市場。在經濟增長(依靠日漸高企的債務水平支撐)放緩的背景下,人們不禁要問,新領導人是否已經拿不出有效對策。

沈大偉此書的眾多強項之一是,它深入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各種表面噪音之下,聚焦於自己研究了數十年的更深層次的政治趨勢。

根據他的論述,1998年,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以及國家副主席曾慶紅,領導中國從1989年鎮壓事件後的強烈壓制時期進入「軟性威權主義」(soft authoritarianism)時期。在此期間,黨尋求的是「掌控而非抵制政治變革」。沈大偉將此歸功於在中國以外鮮為人知的曾慶紅,後者曾在2004年表示,一個政黨如果沒有活力,不能與時俱進,將變得死氣沉沉,斷絕自身群眾基礎,直至最終滅亡。

而現在,很少有人會不同意沈大偉的判斷,即「今天中國進行壓制的程度比天安門事件以來的任何時期都更為嚴重。中共十年前可以容忍的人權律師、勞工維權人士、非政府組織及其他公民社會參與者,如今已成為愈演愈烈的鎮壓活動的目標,這反映的不是實力,而是「一場爭奪權力的零和博弈以及一個高度缺乏安全感的政權,缺乏自信,又不信任本國民眾」。

沈大偉認為,這種壓制並非起源於習近平(雖然習明顯使之進一步強化),而是源於胡錦濤主席任期的後半段,那時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如全球金融危機、西藏和新疆(中國西北部能源資源豐富的自治區)爆發的民族騷亂——讓中共陷入了恐慌。

沈大偉以一個說明問題的傳聞(他稱自己是從兩位目睹那一幕的中國官員口中聽說的)為例,認為是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促成了北京方面對非政府組織日益嚴厲的審查。他寫道,普京「在一次峰會上抓著胡錦濤的西裝翻領,對他說:『如果你們不控制住中國的這些非政府組織——像我們正在俄羅斯做的那樣——你們將面臨一場革命!』」

在警方與安全部門的支持下,中共或許不用擔心會發生革命。但是壓制需要持續且高成本的警惕性,要無限期維持下去,對任何體制都非易事。直到現在,中國內地民眾仍需藉助VPN才能讀到沈大偉在華爾街日報網(WSJ.com)上的存檔文章,即便他的這本新書在北京可以買到。

本文作者是英國《金融時報》北京分社社長

《中國的未來》(China』s Future),沈大偉(David Shambaugh)著,政體出版社(Polity Press),售價14.99英鎊/19.95美元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