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強人

強人領袖回歸世界政治舞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現象」並非美國特例,應該將其視為一種全球性趨勢的一部分。事實表明,民主國家也無法抵抗強人領袖的誘惑。

可以預見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崛起一直伴隨著一種聲音,即「這樣的事情也只有在美國才會發生」。但要更好地理解特朗普現象,應該將其視為一種全球性趨勢的一部分,這一趨勢就是:國際政治中「強人」領袖的回歸。

在這個令人沮喪的宴會上,美國非但不是頭一個來的,而且還姍姍來遲。有朝一日,歷史學家們可能會指出,2012年是一個轉折點。2012年5月,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以俄羅斯總統的身份重返克里姆林宮。幾個月後,習近平當選中國共產黨總書記。

普京和習近平接替的都是四平八穩的前任領袖(分別是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和胡錦濤),都迅速採取行動,建立新的領導風格。順服的媒體被鼓勵建立一種個人崇拜,強調新最高領導人的強有力和愛國。

這種始於俄羅斯和中國的趨勢很快也出現在其他國家。2013年7月,埃及發生政變,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被推翻,前軍隊首領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成為該國新的強人領袖。翌年,已經任土耳其總理11年的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當選土耳其總統。

埃爾多安立即採取行動鞏固自己的總統之位,將其他主要政治人士邊緣化並打擊媒體。

埃爾多安現象表明,民主國家對強人的誘惑也並不免疫。埃爾多安是天生的威權主義者,但他的權力是通過選舉獲得的。2014年當選印度總理的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發動了一場圍繞他自身的強勢和行動力開展的運動,承諾要將在曼莫漢•辛格(Manmohan Singh)溫和的執政下偏航多年的印度帶回正道。在匈牙利,經過選舉上台的總理歐爾班•維克托(Viktor Orban)表現出了強烈的威權主義傾向。

這種全球性趨勢正在加速。不久前,菲律賓人將一名狂放的民粹主義者選舉為總統:人稱「骯髒哈里」(Dirty Harry,Duterte Harry的諧音,電影《緊急追捕令》(Dirty Harry)的主角——譯者注)的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將接替謹慎、技術官僚風格的貝尼尼奧•阿基諾三世(Benigno Aquino)。

然後是特朗普。如果聽到美國政治與菲律賓或俄羅斯不無共同點的說法,美國人可能會大吃一驚。但是,事實上,看起來肯定將獲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特朗普,表現出了包括普京、習近平、埃爾多安、塞西、莫迪、歐爾班和杜特爾特在內的當前這一批強人領袖的很多特質。

這些人都已承諾,要通過他們的強勢性格,通過願意不拘泥於自由主義,來領導民族復興。在很多情況下,支撐果斷執政承諾的,是一種對國家敵人使用非法暴力的意願,這種意願或是公開表達出來的,或是暗示出來的。

「骯髒哈里」一直標榜他和自發維持治安的幫派之間的關係。普京在第二次車臣戰爭中所運用的殘酷策略在俄羅斯選民中廣為人知。莫迪在家鄉古吉拉特邦(Gujarat)2002年的大屠殺事件中被指扮演的角色極富爭議,讓他被美國禁止入境多年。

塞西曾通過開羅街頭的一場大屠殺鞏固了自己的權力。甚至是在實行法治的美國,特朗普也承諾要對恐怖分子施以酷刑、並謀殺他們的家人。

強人領袖通常還伴隨著對批評的極端敏感。在普京和習近平治下,言論自由都一直被打壓。在土耳其,埃爾多安以誹謗的罪名起訴了近2000人。特朗普鮮少放過侮辱媒體的機會,並說他希望讓政治人士能夠更容易地起訴媒體。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