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商學院

與FT共進晚餐:Temba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張力奮:格羅頓,一所曾經白得不能再白的美國精英私校,聘了百年校史上首任黑人校長。他是Temba,出生於南非,年輕時為反抗種族主義統治流亡海外。他的教育哲學:包容。

我提早到了。二樓。包房。在北京,要想準時赴約,唯有早到。長虹橋下,大董烤鴨店。我約Temba和他太太晚餐。

對匆匆來去、在中國首都只逗留一、兩晚的老外來說,吃烤鴨常常是他們的首選。按FT的規矩,我請客人選了餐廳。Temba訂了烤鴨。

Temba現任美國精英色彩最濃的百年老校Groton School(格羅頓學校)的校長。它在美國很出名,但中國人對這所名校所知甚少。它是弗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和一長串政商領袖的母校。這所歷史上白得不能再白的貴族學校,三年前聘了Temba這位黑人校長。

打開微信,我重讀了一遍Temba Maqubela的履歷:黑人。1958年,出生在南非。高中時,因抗議種族歧視,遭白人政府逮捕。先流亡博茨瓦納,後留學尼日利亞。移民美國後,他在紐約的公立學校教書,後被馬薩諸塞州歷史悠久的寄宿中學Philips Academy (Andover)聘為化學老師。

七點剛過,Temba和他的太太駕到。就頭髮數量而言,我和校長是同類。不過,嚴格地講,他的頭髮比我更少,幾乎沒有,但更加光亮。他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戴黑邊眼鏡,休閑款黑色西裝,絳紅色細格子襯衣。與其說是一位中學校長,他更像一位富有親和力的IT經理。這是第一印象;校長的太太叫Vuyelwa,一直微笑着。頭髮略卷,往後梳,她身着一件黑白相間的大翻領衫。與丈夫一樣,她也在南非出生,也是教師,現在隨丈夫在格羅頓學校教英文。

校長一早從首爾飛來北京,與他的中國學生開家長會。過一夜,再飛香港。按「與FT共進午餐」(這次碰巧是晩餐)的規矩,通常一對一,由FT埋單。校長怕太太孤單,我破例請了他們倆。

Temba告訴我,他常來中國。中國人盛情好客。出國旅行時,沒有其他國家比中國更讓他煥發活力了。聽得出,他對中國有好感。

我提醒二位,先把菜點了。

服務員問,雛鴨,還是普通鴨?

我沒有養鴨的專業知識。普通鴨,聽上去太普通。那就雛鴨吧!第一道菜定了。

一旁,校長太太關照說:「Temba不吃牛肉,不吃羊肉,也不吃生菜。煮熟的生菜,可以吃一點!」她補充道,她不能吃果仁。不過,真的咬到一口,也無關性命。

菜單上,有兩種魚:東星斑和蘇眉,身價都很高。FT雖沒有八項規定,但本着量入為出的預算原則,我沒敢選最貴的。點了一條東星斑,差不多1000人民幣大洋一斤(合150美元!)。我為魚缸里的蘇眉魚們感到一絲慶幸。今晚又逃過一劫。

點了芥末明蝦球,大家都點頭。推薦我最愛的豆腐時,校長夫婦都說了NO。可能他們知道我不擅長點菜,做決定時都愛憎分明,不讓我立場搖擺。

女服務員伸進半個頭來,在門口喊,魚要不要看一下啊?

要看!要看!想起魚的價位,我不願放棄任何權利。那條被選中的東星斑,在網兜里堅挺有力地翻騰了幾下。走了。

我問校長,你剛見完中國家長。中國的父母和其他國家的家長有何不同?

校長笑着說,十年前,中國家長只想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學校:哈佛、耶魯、普林斯頓。現在,他們成熟多了。

他轉向太太:「你還記得我們碰到過的棘手事嗎?一位中國家長跑到美國,到學校找我。她說,對她的孩子來說,進耶魯還不夠好。如果進不了哈佛,孩子就完了,就失敗了。 我告訴這位家長,最重要的不在我們大人怎麼想。這是孩子們自己的選擇,他們是否快樂,更重要。這個家長回答說:我的孩子是快樂了,但我不快樂!」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