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國政治

美國精英統治踏上末路

FT專欄作家盧斯:美國的精英太過醉心於自戀,他們分裂成兩個集團——一個自稱民主黨,另一個自稱共和黨。他們是同一塊劣質硬幣的兩面,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

一個詞里包含什麼?如果這個詞充斥著和「精英統治」一樣多的道德熱情,答案是包含很多。一名精英會將自己的成功歸因於努力和天分。他的成功和運氣毫無關係——或者他是這樣告訴自己的。他與其他所有人分享他的觀點,包括那些太遲鈍或者太懶惰以至於無法效仿他的人。只是當其他人提出異議時,問題就出現了。

現在,把這種情況放大到一個擁有3.2億人口的國家——一個以實行精英統治而自豪的國家。想象一下,根據問題的表達方式不同,有一半到三分之二的人表示異議。他們現在相信,體系的分化是自我持續的。他們過去並不這麼想。

再想象一下,精英們太過醉心於自己得到的合理回報,因而並沒有看到這一點。他們分裂成兩個集團——一個自稱民主黨,另一個自稱共和黨,這個事實只是細枝末節。他們是同一塊劣質硬幣的兩面。遲早會出事。

誇張嗎?英國《金融時報》的讀者可能傾向於這麼認為。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完成了對其中一個集團——共和黨——的「敵意收購」,這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我懷疑也包括這位地產億萬富翁本人在內。事情的其他部分就不應令人驚訝了。

自上世紀60年代末以來,兩黨以不同的方式對中產階層的經濟利益視而不見。在1968年在芝加哥舉辦的災難性民主黨代表大會後,1972年,麥戈文-弗雷澤委員會(McGovern-Fraser Commission)修改了民主黨選擇被提名人的規則。這次徹底改革改變了該黨的方針。該規則規定必須為女性、少數族裔和年輕人提供一些席位——卻完全忽略了工薪階層的男性。「我們不會讓這些高高在上的哈佛(Harvard)-伯克利(Berkeley)人掌控我們的黨,」美國最大的工會聯合會美國勞工聯合會-產業工會聯合會(AFL-CIO)的負責人說。而這恰恰發生了。通過把針對非白人的平權行動奉為圭臬,民主黨加強了從基於階層的黨派到種族聯盟的轉變。大學是成為精英的終極手段,申請大學時的優勢不是基於你的經濟狀況,而是基於你的膚色。

毫不奇怪,大批美國白人中產階層轉向了共和黨。40年後的今天,很多民主黨人,尤其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者們,都感到了一種「買家的懊悔」。在當選總統前,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表示,基於收入而非膚色來實施平權行動更為公平。「我的女兒們或許應該被任何招生人員視為相當有優勢的人,」他說。

上周,據悉馬莉婭•奧巴馬(Malia Obama)被哈佛——她父親的母校錄取。那些父母曾就讀哈佛的申請者中,有三分之一的人也被哈佛錄取。沒人說馬莉婭•奧巴馬不夠格被錄取。然而,有很多低收入的黑人孩子和白人孩子不享有她或者切爾西•克林頓(Chelsea Clinton)(就讀於斯坦福大學(Stanford)和牛津大學(Oxford))與生俱來的優勢。

美國勞動力市場仍然非常舉人唯賢。但勞動者在進入勞動力市場之前的25年中的經歷絕非如此。因此,就出現了「世襲精英制」這個術語。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理查德•里夫斯(Richard Reeves)把他們稱為「囤夢者」。

從天資來判斷,處於美國收入水平前五分之二的人中近半都是因為家族背景才有幸擁有這樣的收入。想想那些無薪實習勞動的價值。如果在生活中擁有同樣的機會,處於收入水平最底端五分之一的人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本該進入最高收入階層。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