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2016美國大選

世界難以擺脫「特朗普烙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競選已經改變了美國和全球政治,而且他會在今後六個月的選戰中打下更深的烙印。抵制全球化、民族主義、反穆斯林、反精英和反主流媒體,這些曾經的邊緣理念如今已進入政治主流。就算特朗普輸掉選舉,它們也不會消失。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實質上鎖定了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消息,令我回想起了2002年的歐洲。當時,極右翼候選人讓-馬里•勒龐(Jean-Marie Le Pen)在法國總統選舉中一路殺入最後的兩人對決,引起巨大震動。還記得在勒龐在第一輪投票中取得成功後的那天早上,我去布魯塞爾的歐盟新聞中心,見證了我的法國同行的恐懼和羞恥。

好消息是勒龐在最終一輪投票中大敗。壞消息則是,回想起來,他所取得的突破標誌著歐洲政治的轉折點。

自2002年以來,民族主義、對移民的憎恨、對「不愛國」精英的譴責、對伊斯蘭的恐懼、對歐盟的抵制、保護主義,這些勒龐一力倡導的主題思想,在歐洲日益發展壯大。

極右翼目前還未在西歐哪國組建政府。不過,它已經改變了政治辯論,迫使主流政客接受他們的部分主題思想。

我擔心特朗普身上會發生同樣的事情。11月,這位「共和黨人」(如果他算是的話)很可能會輸給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然而,特朗普的競選已經改變了美國和全球政治,而且他會在今後六個月的選戰中打下更深的烙印。

曾經的邊緣主題思想和理念如今已進入政治主流。就算特朗普輸掉選舉,它們也不會消失。

那麼,這些主題思想是什麼呢?我會重點強調五點。首先是對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抵制。當然,特朗普和民主黨左翼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提出了這個競選主題。它的影響,從希拉里不再支持《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就可見一斑——她曾大力支持這份貿易協定。

第二個主題則是民族主義,特朗普「美國優先」的口號就是個縮影。在歐洲,民族主義意味著對歐盟的抵制。然而,美國的民族主義對全球的影響要嚴重得多,因為美國支撐著整個國際安全體系,並發行著全球儲備貨幣——美元。

第三個主題,是接受西方與伊斯蘭世界之間存在「文明衝突」的觀點。即使是在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總統2001年發動「反恐戰爭」時,他也抵制住了美國在與伊斯蘭世界交戰的看法。而特朗普提出的暫時禁止所有穆斯林進入美國,實質上是接納了西方與伊斯蘭世界不可避免發生衝突的觀點。

第四個主題是對包括華盛頓、華爾街和美國各大學在內的「精英人士」的猛烈抨擊。民粹主義對精英的不信任成為美國的長期政治主題就算沒有幾百年,也有幾十年的歷史。然而,社會不平等的日益加劇、外來移民以及金融危機,已經把反精英的言論推到了新高度。作為紐約的億萬富翁,特朗普不太可能是普通民眾的守護者。然而他在選戰期間卻十分有效地打了這張牌。

第五個主題及與此有關的趨勢,是對主流媒體不值得信任的譴責,以及對互聯網上盛行的另類陰謀論敘事的接納。比如,特朗普一直在宣傳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並非出生在美國的毫無根據的觀點。這種對陰謀論的接納對民主極為有害,因為民主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對基本事實的共識,作為辯論的基礎。

上述五種趨勢的變體在歐洲極右翼人士中也十分盛行。執掌波蘭政府和匈牙利政府的黨派,正在鼓吹混合了民族主義、對伊斯蘭的恐懼、對「自由派」媒體的不信任和反全球化的特朗普式理念。在法國,勒龐的女兒馬琳(Marine)可能會在2017年的總統選舉中進入最後一輪。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