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商業的未來

風投如何成為「好」資本?

FT創新主編桑希爾:在很多人眼中,風險投資是承擔風險、推動創新、而且往往着眼長期的「好」資本。但如果把風投的成功全部歸因於此,那就過於片面了。

風險投資被普遍視為「好」資本:它承擔風險、推動創新、積极參与公司管理,而且在投資時往往着眼長期。

正如美國國家風投協會(US 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在其2016年年鑒中所言:「風險投資將創意和基礎科學轉化為令全球艷羨的產品和服務,讓美國能夠支持它的創業人才和創業意願。」

在自1974年以來創建的1339家美國上市公司中,42%曾得到風險投資的支持,這些公司如今佔到1339家公司總市值的63%,研發的85%。

在美國如今市值最高的5家公司中,有3家曾在創建初期獲得風投的融資:蘋果(Apple)、谷歌(Google)和微軟(Microsoft)。風投行業仍在雄心勃勃地為新一代初創科技企業融資。

在老牌上市公司大規模向股東返還資本的同時,活躍於私募市場的風險投資人仍在為未來投資。過去一年,美國上市公司回購了5689億美元的股票。與此相比,風投基金2015年的投資為591億美元,為歷史第二高。

一位硅谷領先風險投資人表示:「公開市場的投資期從來沒有更短過。私募市場的投資期也從未更長過。」

乍一看,歐洲似乎更加迫切需要那種耐心、承擔風險的資金來刺激創新。正如法國總理辦公室最近一份文件所指出的,法國(乃至整個歐洲)需要更多的「年輕領先創業者」。較年輕的公司往往具備更高的增長潛力、創造更多就業以及提高生產率。它們有助於更新一個國家的經濟結構。

美國和法國在財富創造的規模和速度方面肯定存在顯著差異。蘋果、谷歌(如今名為Alphabet)以及微軟的總市值為1.55兆美元,超過囊括法國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的CAC 40指數所有成分股的市值。歐洲肯定會受益於幫助年輕創業者的比較願意冒險的風投。但一切不像看上去那麼簡單。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兩名學者發表的一篇論文稱,首先,歐洲風投行業做得並不糟糕。該學院的數據包括1.2315萬項歐洲和2.3483萬項美國風投投資。

與通常的看法相反,兩位研究員發現,可比年度的歐美風投投資在首次公開發行(IPO)的可能性以及盈利能力方面沒有任何差距,即便美國公司準備為交易出售付出更高的價格。

然而,這兩個市場成功的最大決定因素是在該行業的長期運作訣竅。連續創業者和投資者在歐美都比較成功。總的來說,美國的經驗要豐富得多。但一些成功的由創業者變身投資者的歐洲人士(例如Skype聯合創始人尼古拉斯•占斯特姆(Niklas Zennstrom))正幫助糾正這種平衡。

風險投資也有其缺陷。近來有太多的風投資金投資於想法愚蠢的初創企業,這令私募市場的一些估值超過所有重要的衡量標準,並侵蝕了更穩健公司的利潤率。隨着周期轉為下行,一些曾被大肆吹捧的獨角獸企業(估值達到10億美元以上的私有科技企業)將變成「獨角屍」。

另外,就像美國國家風投協會所承認的那樣,美國風投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來自於外部因素:獲得世界級大學的高質量科學知識、知識產權保護以及來自全球的高技能人才。

《企業型政府》(The Entrepreneurial State)一書的作者瑪麗安娜•馬祖卡托(Mariana Mazzucato)教授也強調了美國政府在促進私募市場發展方面的不尋常作用。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以及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等公共部門機構向初期階段的研究投入了巨額資金,被證明是成效顯著的創新引擎。

在仿效美國在所有這些方面的成功方面,歐洲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僅僅是在風投資金方面。資本主義的成功遠遠不只是資本的成功。

譯者/梁艷裳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