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企業留不住年輕人現象探源

凱拉韋:他們被寵壞了嗎?還是工作真的很無聊?

我們家有好幾個千禧一代,其中3個剛開始嘗到工作生活的滋味。我每天都在研究他們,驚嘆於他們的早期經歷與我有多麼不同。有時我覺得這是因為他們和我不一樣。有時我覺得是這個世界變了。我不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但至少我能一眼看出哪些答案是錯誤的。

上周,我收到了一封來自哥倫比亞大學職業研究學院(Columbia University School of Professional Studies)院長的郵件,主題欄寫着「吸引千禧一代」。他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會有這麼多20多歲的青年才俊辭去光鮮的工作?他想出了一個三管齊下的策略來幫助企業留住他們。策略是這樣的:通過學習進行激勵、推銷你的福利、投資於人力資源(HR)。

我看着這些小小的要點,納悶這個人是否和千禧一代打過交道。那天晚上我向圍坐在餐桌旁的「焦點小組」問道,他們是否認同這樣的見解:大規模幻想破滅的答案是更多HR和培訓。隨之而來的是一片嘲笑聲。

接着我問道,那麼企業該怎麼做才能留住畢業生。他們迅速抓起各自的手機,向他們在社交網絡上越來越龐大的人脈關係網發問——有誰得到了一份像樣的畢業生工作,但現在考慮辭去?

接下來是一個有趣的夜晚,聽着這幫小年輕吐槽對聯合利華(Unilever)、高盛(Goldman)、勞埃德銀行(Lloyds)、一家「神奇圈」(Magic Circle)律所、一家大型公關公司、森寶利超市(Sainsbury's)以及兩家大牌管理諮詢公司幻想破滅的經歷。

一名畢業生告訴我,她剛剛花了4個月的時間做了一份長達250頁、壓根沒人會看的PPT幻燈片。另一個畢業生說,她所在律所的初級律師要給資深律師跑腿買三明治,就像伊頓公學裡那些受欺負的孩子一樣。一名從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畢業並拿到英語專業一級榮譽學位的年輕女士說,她的老闆堅持檢查她所寫的每封郵件,然後才能發出,使得她開始質疑自己寫句子的能力。

幾乎所有人都抱怨自己接到的愚不可及的任務。

接着,他們想起了另一個問題:工作時長。通宵工作之後因為沒刮鬍子而被臭罵一頓,這一點也不好玩。

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是被寵壞的滿腹牢騷之人嗎?或者這些工作真的很無聊嗎?我覺得兩種原因都有:他們面對的期望與現實差距之大,在職場世界是前所未見的——這不是他們的錯。

多數畢業生聽到未來僱主們一遍又一遍地強調他們的出類拔萃、他們的工作有多棒。貝恩(Bain)網站上的內容就是典型例子:「我們需要聰明、具有創新力、渴望嘗試不可思議之事的思考者。學習曲線是陡峭的。但工作令人振奮。你擁有無限的職業潛力。」

我像他們這麼大時,沒人告訴我我很出色或者我擁有無限的未來,所以當我發現自己沒那麼出色、未來也沒那麼光明時,我並沒有特別失望。

相比之下,千禧一代從一開始就被僱主推上了註定會掉落的高台。最初一切貌似美好——有機會出差掙得飛行里程等等,總之是一份讓人神氣十足的光鮮工作。但是數月後,厭倦襲來,他們發現自己面對的並不是令人興奮的工作,而是日復一日地填寫着看不出意義的電子表格。

初級工作總是平淡的,但是我懷疑如今的情況比過去更糟。在我那個時代,還沒有PPT、電子表格、公關、HR,也沒有一層又一層並非工作的事情要做。即使在我接到乏味任務的早期工作中,我也明白總得有人做這些工作。當今這些畢業生感覺就像機器的零件一樣:因為每個人都知道他們很可能不會留下來,所以沒人特別花功夫去了解他們。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